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藝術與運動一同往的可能-黃立慧「黑白棋/桃園RCA版」
分享 | | 瀏覽數: 62
|

藝術與運動一同往的可能-黃立慧「黑白棋/桃園RCA版」

Author: 林岳德, 2018年04月22日 02時15分

評論的展演: 黑白棋 / 桃園RCA 版 — 黃立慧個展

文/林岳德
黑白棋是藝術家黃立慧2016年在台中忠信市場的作品,黃立慧用這個作品涉及忠信市場所面臨的商業、文創的議題之後,也在台北當代藝術館「街大歡囍社區藝術節」展過,對立慧來說,這個作品一直也轉變,用更種樣貌和議題做連結。這次立慧和工傷協會合作,以台灣最大的集體工作傷害RCA案為主題,在工傷協會桃園工作站,展出「黑白棋/桃園RCA版」
走進展場,一個偌大的棋盤在展場正中央,曾在RCA工作過的工人下黑棋,一般群眾下白棋,下完棋後,藝術家會用黑筆將工人們的身影描在牆上,並寫上現在住離RCA地下水污染區多遠,以前在RCA做什麼工作,之後也用白線把下白棋的一般觀民眾的身影留在牆上,寫上從哪裡來,距RCA污染區多遠,之後如果黑子多,就算黑子贏。下黑子的RCA工人就可以把黑線裡面用酒精(彷彿有機溶劑清潔劑)擦掉,牆是雙層的第一層是大家現在看到的RCA廠址目前的樣子,荒地一片。第二層圖像則是RCA工廠以前的樣子,所以在擦去第一層上人形內的現在的樣子後,在人形中露出的就會是彷彿是工人們以前的回憶,而用有機溶劑擦去的這個動作,也呼應了工人們在工場的動作和所受到的傷害,而有趣的是,在整個牆的色調設計上,黑線是不明顯的,白線很明顯,所以除非工人的黑子贏,中間被擦掉否則,黑線就會被隱沒在牆中,而整個參與過程都會在網路上公開直播。
 
 
觀眾的身體
這個作品的創作者黃立慧在大學時受胖老師( 胖老師繪畫攝影教室) 啟發,開始學習藝術創作後來至芝加哥藝術學院藝術創作碩士,主修行為藝術,在他的作品裡「身體」一直是重要的,而在RCA板的黑白棋中,立慧還開了直播,這個直播除了應當時RCA是靠傳播設備聞名(rca起家是武軍事產業),成為全球知名的通訊科技大場外,觀眾在此成為演員,所以從走進展場開始,觀眾都是被觀看的,整個作品也必需要觀眾身體性的參與才能完成創作,除了身體的在場和被觀看外,從下每一步棋開始,參與者的身體經驗也都參照藝術家設定的引導,包括下一個非常大的棋,將對方的棋拿下,換成自己陣營的棋,然後自己的身體被藝術下畫下影子,用有機溶劑擦拭,最後觀掉直播,離場,展場只剩下自己來過的影子,等待下個參與者覆蓋疊合上去,整個過程都是靠觀眾的身體來完成的。
而在藝術家的引導下,觀眾身體的感受,也是這個作品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棋盤設定為整個RCA汙染的地區,所以觀眾踏在棋盤上,像被限制在汙染區內,下子時真的把別的子吃掉,或是被別人吃掉,也會是某種重要的感受,站直不動讓藝家描線,到擦掉黑現而露出後面過去的RCA樣貌也都是非常直接的身體感,特別是擦完整個人形是非常累的,真的像在做工一樣,手上用的酒精,即使隔著手套也能感受到冰涼,這些都是在看這個展所會經歷的,而觀眾經歷的身體感,也是觀眾和藝術家對話的重要立基。
 
 
相互擴張的競爭
在身體找到了位置參與後,整個作品看見了RCA勞工(或整個RCA運動)的某種競爭,對抗時間的競爭,對抗被遺忘的競爭。
在立慧制定的規則下,黑白棋被分為兩個陣營的對抗,曾在RCA工作的工人們執黑棋,一般民眾執白棋,而且黑棋下立慧還藏著RCA以前的照片、工作證、剪報…等小物,吃掉黑棋,白棋會拿到這些RCA小物,真的也像把RCA的過去吃掉一樣,黑棋勝了,才可再填回小物,也才可以將現在的樣子擦掉,露出以前的樣子,在這個規則的引導下,下白棋的一般可能是官員、居民、學生、對RCA完全不了解的民眾……,所以過程中真實的覺得這或許也是RCA工人(或RCA運動)在對抗著的東西,在體制(規則中),爭著應有的公道,爭著被看見背後的故事,到現在,也還和時間爭著,爭著不被遺忘。
 
 
在場的藝術家與組織工作者
在立慧的作品中,有一個重要的元素,就是藝術家在場。藝術家會在場做說明和引導,也會你聊聊創作的想去,聊聊你的感受,也親自幫你描上你的人形身影,就像一個中介,連結自己的作品和觀眾的關係,這也是立慧作品有趣的部分。如果沒有藝術家在場,這個作品機乎無法完成,而在這個RCA版的黑白棋中,在場的還有工傷協會的組織工作者,或者RCA員工關懷協會的幹部,讓這個作品不只成為作品和觀眾的中介,也成為觀眾和RCA運動的中介。
在直播或整個參與黑白棋的過程,藝術家和組織工作者在場,並不是說教或解說作品,說明規則的功能,更多的事讓參與者有機會「說」,不管是在直播時或者下棋、或留下影子時,都有機會讓一些過程中的感覺,想法出來,有機會被聽到,這或許是和大部分的展覽觀眾看完後就走,有些東西留在心裡是不太同意的,而這個「說」被看見或被聽見,除了對觀眾本身,對於看直播的觀眾對於藝術家,對於組織工作,都是相互的刺激。
當然不是RCA關懷協會的組織工作者在這個規則下有點尷尬是,他們不是RCA的員工,但是是幫忙RCA把這些物件留下、整理出來的人,所以如果是白棋吃掉RCA工人們的黑棋的這種關係,似乎也不精準,但確實這些回憶也不在他們身上,但他們似乎也不同於藝術家單純的扮演中介,在目前的規則下,似乎沒有精準的位罝讓這層被處理,但或許這也反應了某些真實。不過,再回到這個作品,也是因為有幹部和組織工作者,找來這麼多RCA工人,才有可能讓黑棋有勝得可能。
 
 
RCA運動的藝文轉進
而這個展覽,除了對藝術家來說是一個將作品連結議題的嘗試外,對工傷協會和RCA員工關懷協會來說,也是個重要的嘗試。
工傷協會幫忙RCA員工關懷協會組織,到現在已經19年,現在,如何讓這個運動能繼續前進,而不只是受害者維權,而是更能在這個運動中有社會的、文化思考的改變,一直是工傷協會和RCA員工關懷協會努力的方向。之前出的「拒絕被遺忘的聲音-RCA工殤口述史」、「RCA文物展」,都是RCA的文化運動的行動,這些文化行動,不只是因為藝文軟性的質能吸引更多人了解,然後一同來幫受害者維權,工作者一直努力的是更希望大家,在知道這個事件後,能真的思考,關於我們現在的生活,和當時真的有所不同嗎?是不是能有不同的方世,不同生活、勞動樣貌的可能?身為藝文工作者,這個思考也是重要的,因為如果我們希望能有不同的藝文風貌,這個風貌該和別人、該和社會如何連結,可能都是必需回答的問題。
未來,工傷協會和RCA員工關懷協會也希望推動原址興建RCA勞工博物館,但這個博物關裡面是什麼?是一個大家都可以思考的問題,「至少不會希望真的只是『懷舊』的博物館」,工傷協會組織工作者 劉念雲 (Nien-Yun Liu)這麼說,但如何把RCA運動除了維權之外關於藝文到工傷博物館的想像更具體的說明,也和可能連RCA都不知道的一代有所連結和推進會是之後RCA在文化面上重要的方向。
立慧的展提出了某種可能和開始。
 
-----------------------------------------------------
展期|2018.03.31-04.29 開放時間|週四至週日 11:00-19:00
地點|工傷協會桃園工作站(桃園市上海路17號1樓)

相關評論

黃立慧個展「黑白棋-桃園RCA版」 --- 陳韋鑑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