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神無心的世界:觀賞南北管音樂劇《蓬萊》
分享 | 瀏覽數: 513
|

神無心的世界:觀賞南北管音樂劇《蓬萊》

Author: 陳宜彣, 2018年03月22日 15時51分

評論的展演: 南北管神話音樂劇《蓬萊》


圖版提供:拾念劇集   攝影:Mile End Photography

觀賞日期:2018.3.4
2018TIFA台灣國際藝術節 超神話二部曲《蓬萊》

  神無心,故無法感受悲傷、痛苦和後悔;神無心,故無法進入花園;神無心,故對花朵無法自拔。

  心,在蓬萊中做了有趣的探討,我認為,蓬萊中的心,是比較接近於同理心的一種。神可以感受到權利和美麗事物帶來的快樂,但對他人的苦難,是無法感受到的,在造神的過程中,除去同理心可以避免許多不必要的麻煩,避免過度氾濫的情感造成世界秩序的失衡,但除去同理心也帶來毀滅,只追求利益的同時,忘卻了只有一個人(或神)世界是無法轉動的。

  然而心是如此美好,使諸神皆對花園無法自拔,同理心帶來的悲傷、痛苦和後悔同時也帶來更深層認知自己珍視的人、事、物的快樂,也許不是快樂,是更複雜的情感,更向內探索的追求。在現代,許多人都把自己「神格化」了,蓬萊也許是警惕世人的啟示,當我們忘卻心的意義,忘卻花所帶來的美好,就是離毀滅不遠了。

  電影《松子的令人討厭的一生》中,松子在死前不斷刻畫的一句「生而為人,我很抱歉」,剛好和諸神的自大自負做了有趣的對比。松子也許想說,身而為人,如此複雜,我很抱歉;生而為人,不像神般公平理性,我很抱歉;生而為人,有悲傷、痛苦和悔恨,我很抱歉,但同時,我也慶幸,自己身而為人。

相關評論

開創傳統曲藝新路的「南北管神話音樂劇」《蓬萊》 --- 郭強生

透過不同音樂的使用刻畫出兩樣世界:蓬萊 賴琬妮

化繁為簡的美學,自一連綿的敘事──《蓬萊》 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作者/白斐嵐]

從《蓬萊》看「偶」的巧思 陳宗斈

令人驚喜的南北管音樂劇《蓬萊》 --- 陳惠湄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