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不經修飾的真誠,壞狗出籠
分享 | 瀏覽數: 312
|

不經修飾的真誠,壞狗出籠

Author: 簡銘萱, 2018年01月30日 02時34分

評論的展演: 「壞狗狗」蔡瑞恒個展

一生總有幾次與事物對話的經驗,不論是兒時愛好的玩偶或是辛苦買下的汽車,試圖將某種積累的情感移置其中,擬人化〈Anthropomorphism〉的與之溝通。而當我們遭遇苦難或意外時,更需要藉由界限處境(Limit situation)之外的他者,產生抗衡或渡過的能量,猶如《少年PI的奇幻漂流 Life of Pi》中,Pi遭遇船難必須要與孟加拉虎共存,惡劣氣候下老虎則成為Pi溝通與苦撐的夥伴。

現代社會機械化的生產模式,任何動作與作息都經由規範及計算,人們遭到物化(thingification)的對待又將以何者成為伴隨渡過的對象呢?藝術家蔡瑞恒,將工廠任職經驗下的痛苦及不滿,藉由曾養過的狗,回想遭遇主人制約下的生活,將牠擬人化投影至工作環境,表達彼此生活的相似。

生活如狗外,蔡瑞恒的作品還帶著一點調皮搗蛋的趣味,猶如家犬趁主人不在,依照天性翻倒垃圾桶覓食。反映於人猶如制約下的喘息。「物極必反」,缺乏人性下透過微小的抗衡找回人性的立足點,但迫於現實離不開體制約束,不認同的執行下,反映台灣「厭世代」的社會現狀。面對充滿機會又便利的環境,卻看得到摸不著的荒謬與虛無,僅存的娛樂只剩這微小的成就吧。

作品畫面上,發洩式的筆觸營造出顏料層疊的張力,不經修飾表達真誠的醜惡。在這追求視覺精美的社會,醜惡反而更是人們所需,看見那不敢揭露的事實。台灣青年與上一代相比,資源管道的確豐富,然而眼前所見卻是虛幻分不清真假,如同「草東沒有派對」、「老王樂隊」皆唱出這種處境。而青年只能保持混沌?或是掌握資源集結起來,有待更多的探討了。

而除了狗之外蔡瑞恒也描繪小人物寫照,或許透過藝術家之眼,現代面臨的精神折磨存在著更多面向吧。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