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舞台的早慧魔術師
分享 | 瀏覽數: 1145
|

舞台的早慧魔術師

Author: [2018 特約評論人] 鄒之牧, 2018年01月29日 14時09分

評論的展演: 《我(們)》

時間:2017. 12. 30  2:30 P.M.
地點:台北藝術大學舞蹈廳
圖版提供:張可揚
攝影:林鼎泰

     想要講講張可揚:這位早年參加基本上是北一女、台大熱愛舞蹈學生的波綠舞蹈劇場、後持續在藝穗節發表創作作品,2015以《是的,關於現今媒體的現象,我在進行一個剪貼的動作》獲得藝穗節「永真明日之星」獎和「觀眾大心」獎,2016獲選國藝會新人新視野的年輕創作者,2017在即將步入下一個年度的最後三天,在北藝大發表了他2015考入舞創所的學習心得。我錯過了他新人新視野的《從前從前,那裡有座國立編譯館》,但這次在校園發表的作品,卻展現了他在大舞台的掌控力,及於微遠虎山場地那《是的…》浮現、卻未經證實的對複雜架構的掌控能力。 

     我於是央來了他《從前…》的演出錄影。這部松煙LAB的作品,有著這次《我們清醒,於是反抗世界的無窮反覆》的規模雛形,只是或因場合不同,猶是上一部作品吧,也或許是題旨,顯得衝撞,有著《是的…》的尖銳嘲諷、但更顯深思熟慮起來…。這次的《我們…》則更正經,或許是畢製吧,也是第一次的正式舞台的呈現,把玩了多項舞台元素,正好呈現他這方面的所學。

     開場有味的陳設,與前作同樣視覺出身的舞台設計,讓堆滿報紙的舞台長河看似隨意,卻有詩情。一群人如在runway上,不斷地被推促、簇擁向前,最後,押後的一人憤怒地瞪視著前方。這樣控訴的基調在不斷的重複中被明確建立,老班底的燈光設計此時亦呈現出了氣氛營造的功力。只是,或因過多的重複以及稍嫌急切的舞蹈隊形的出現,讓此一「序曲」顯得有些刻意,也太不「張可揚」了!



     直至一枚麥克風交到其中一人之手時,張可揚那狂飆辯才無礙的議論功力,才正式展開!從《是的…》反諷媒體現象,到《牡丹》為第三性性工作者發聲,《從前…》回顧威權一路走來,為社會不公義發聲似一向是張可揚至今作品的重點。這部新聞事件的反映也是:可能原住民的居住權、空污、工作的勞動人權…,甚至廣義的弱勢族群的抗爭…。他以藝穗首部創作——當兵經驗的《快樂鳥日子》(2014)發展的神經質語言、《是的…》一炮而紅的男生的猛打嘴炮,到現今以進一步的舞台元素建構出更普羅的情境,來訴說荒謬的所見。如一人從身後伸出一手操偶般為「陳情者」遞上麥克風,抗議者小心翼翼唯唯諾諾地講出訴求。麥克風且不安分地在他身上游移…;摩擦出的惱人干擾,被特效成急促的唰唰聲,放大有如眾鳥啾啾…..。人聲被淹沒在誇大的噱頭中,畫面殘酷。這是我看過麥克風運用得最好的作品。

     舞者王珩領頭「村民」出來作殊死戰。舞蹈的肢體顯示他們爭奪麥克風的無能,卻不移的心志,令人動容。服裝這回切換至了較劇場式的統一燈草絨溫暖質感、大地顏色。妝髮也是「馬桶蓋」、馬尾等造型,素樸卻含有訊息。音樂此段也切換至鋼琴、大提琴,抒情起來。

     自《是的…》即合作的燈光此時亮起於舞台後方:一架鋼琴有人彈起。麥克風傳來女聲的現場歌唱,Michael Jackson的名曲”Heal the World”與王力宏同和弦的一曲中文歌,理想化地合唱澎湃。張可揚也沒有避諱如此的激情,自嘲:由一女生不留情地說出排練時他的偏執:「張可揚,現實生活中沒有人是在數拍子的啦!」另一男孩自述不知自己能改變什麼:「半年一過吃湯圓」、「再半年一過等跨年」,言語詩意…,「加油!」,「… 我就繼續做下去吧!」他豐富的言詞中一向含著年輕人的理想和痛,洋溢的青春、桀驁又吊兒郎當地好看——包括在流暢的劇場編寫和肢體的傳達中。每到細緻處,又貼心得令人心碎;如他自導自演的在斗室裡的《牡丹》。這回,一點不顯空盪的全開舞台傳來不時on & off的歌聲;許久才發現出自陳情男一一堆積的抗議民眾的「屍堆」持續唱著,一如年輕人的嘶喊時常不為人聽到。

     這是一個「憤青」的作品你也許可以說除了《快樂…》之外也沒多少是他自己的親身經歷。但它們是有效而創新的呈現。許多時,還一新我們習以為常的表現方式且完成度很高!他即便音樂/音效的剪輯都承載了tons的訊息!他甚至已有了自己的班底:——演員、製作、燈光,乃至音樂、影像、舞台….。許多時,加上文字、內容的編寫…,他的作品雖短幾乎已到了繁複的地步了!

     年輕如他,作品且鬆緊有味、充滿自信,自有步伐!或許是非科班的新鮮,期許他繼續長成,持續擁抱、擁有年輕人的符號之餘,繼續觀察社會、貼近人群,也能和自己進一步合一,則或許以後走的路,能更寬廣、更全面性、更打動人心!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