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後解嚴:想像紀念堂」 
分享 | 瀏覽數: 942
|

「後解嚴:想像紀念堂」 

Author: [2017特約評論人] 陳韋鑑, 2018年01月12日 00時15分

評論的展演: 後解嚴:想像紀念堂 Imagining Memorial

  想起了幾年前在西安的某個小麵店,老闆生平第一次遇到台灣人,有點猶豫地問了我,「聽說你們台灣人幫蔣中正蓋了個廟?」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的我才想起,原來是所謂的"中正紀念堂",有趣的是,在日常生活中我自己的同溫層也大多稱此空間為中正廟,只是人在中國一時無法連結這個暱稱,但是這也同時顯現了"中正紀念堂"的荒謬,所謂的民族救星這個戲碼是怎麼上演的,又該如何謝幕呢?

  2017129日至2018年48日,國立中正紀念堂管理處舉辦「後解嚴:想像紀念堂」,展出現場展出王鼎曄、陳擎耀、張立人等藝術家的作品以及圖文不符團隊的動畫系列時也組建築團隊,展現重新規劃中正紀念堂全區的各種可能,同時也舉辦相關講座與工作坊,有趣的是也邀請民眾投稿自己想像中的中正紀念堂,試圖再現民間社會的回應。

  從作品上來看,陳擎耀的《完美家庭》與張立人的《世紀偉人》都相當的準確,除了延續過去兩位藝術家的系列作品,但是也回應本展的特殊性,《完美家庭》以照片與錄像呈現,藝術家扮演蔣經國,在照片中,藝術家背在身後的手上有個膠帶台,事實上每個家庭成員的背後都有個木製支架,一方面這嘲諷所謂的"完美家庭"背後都被父權支撐,然後延伸到當時蔣家被視為完美家庭背後的威權體系,另一方面,作品本身就是在中正紀念堂的總統辦公室展間拍攝,同時也回應了時代變換下,過去官方傳統形象被當代藝術家重新詮釋的現況,也凸顯了尚未轉型正義的荒謬,最妙的是,藝術家手中的膠帶台,不無自諷的告訴觀眾,這一切都是藝術家所操弄的。

  事實上,這樣的操弄並非壞事,中正紀念堂的轉型問題其實具體而微地展現了轉型正義所遇到的問題,當過去公部門把蔣總統們裝扮成國家與民族永遠的象徵,那麼顯然要公正的討論蔣總統們就會有無止境可以牽扯的情緒,這些情緒牽扯到認同時就不只是講道理可以有效改變的,而透過藝術介入場域,所有的象徵物在此碰撞,藝術家操弄的,正是過去國家所操弄的,這也讓"象徵"現型,當然理智上我們都知道這一切,然而透過藝術作品帶給人的是每個人自身經驗裡對此的理解,這可能光是講道理所欠缺的感知與撼動。

  當然,這可能是個微不足道的起點,顯然策展人對此心知肚明,也因此本展覽並沒有止步於創作者單方向的述說,透過網路,一方面呈現各國在轉型正義中的相關案例,另一方面也提供民眾發揮想像力,將自己對所謂的"中正紀念堂"的想像發表在網路上,透過這種軟性的反思,讓每個人述說自己的想法,或許讓我們可以期待打破二元對立的論述,看到人性中對公義的需求。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