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似夢似醒 凌晨一點上街感受城市
分享 | | 瀏覽數: 616
|

似夢似醒 凌晨一點上街感受城市

Author: [2017 特約評論人] 羅苑韶, 2018年01月11日 10時19分

評論的展演: 《1:00 am》insomnia 河床劇團

河床劇團因開房間計畫,愛上了夜。2017台南老爺行旅的演出,在飯店提供主功能的夜晚時段連演。2016到臺南藝術節開房間,最後一場演出凌晨1230分結束,全團演員為單一觀眾演了一整個晚,面對那樣的凌晨時分,很有感覺,但又期待夜更深。於是有了100am

如劇名,凌晨1時才開演的戲,河床邀觀眾與黑夜裡的城市重新相遇,體會深夜城市氣氛、景象、聲音、氣氛。戲在開演前,已然展開。


圖版提供|河床劇團

這個戲特別令人期待的還在郭文泰邀他的老師級行為藝術家艾森(Marilyn Arsem)加入,整齣戲由艾森演出30分鐘加河床30分鐘。郭文泰喜歡說他念大學一年級時,看艾森的現場演出,深受影響。當年的好奇年輕人,現在是意象劇場藝術家,和艾森亦師亦友。

艾森的現地演出通常要到當地才確定所有細節,她台北首演當天下午還相當沉著地說:「還沒決定晚上要怎麼演呢。」帶一絲頑皮意味,但也透露她的行為藝術演出原則,就地思考。她在松菸園區撿拾不同物品做道具,使每一場演出都有差異,艾森這次「甦醒」演出四集,只看一場的觀眾僅看到一集。

艾森髮色原本就淡的頭髮摻有很多灰白色頭髮,皺紋使她的臉有很多線條,使她像個謎樣的人,或說像一般對巫婆的形象吧。她溫和說話的方式就像演出。


圖版提供|河床劇團

我看的「甦醒」一,艾森在一塊柔軟的黑布下,賴床似的,整個人在布的覆蓋下慢慢滾動。燈光極暗,不容易看出黑布旋轉成不同線條。她全身褪出黑布後,雙手在閃著金亮色的橘色大盆中取水。早晨的儀式。

由於這段演出名為「甦醒」,很容易想像演出者的動線和目的--起床後走向一盆熱水洗臉。我寧願演出時,讓觀眾自由移動,從不同角度看演出者的動作,是醒了、或存在的掙扎,也可從不同角度看布的動作及其線條變化。(艾森在不同「甦醒」中還有取件披肩披上,及分食橘子等不同設計。)

艾森的存在感很強,在地上演出,觀眾座位在她的兩側,整體成長方形。接著觀眾被帶到緊鄰有階梯座位的場地,輪到河床的演出,以粉紅色作為舞台主色,那是亮又彷彿閃著螢光色的粉紅,嵌入盒子狀的空間裡,自成一個世界。「無眠」明明是沒睡,整個空間非常的超─人間,簡直是正作夢的夢境被扳開上演。

人出現,緩慢動作著。抱著一大袋子,內容物被掏出來。白衣鍾莉美(令人無法忽視的演員)緩緩走向舞台中央。無須界定中間或邊緣,觀眾視線有兩根重直柱狀線條,讓人可以分格的方式去看演員動作。

看河床的戲,沒人問劇情。我看到潛意識流動著以鮮豔色彩上演,你看到鍾莉美在夢境遊走,意象在腦中開啟一扇又一扇的窗。人的深夜狀態是什麼,黑夜讓我們逼視不熟悉的「存在」,個人的和城市的皆然。


圖版提供|河床劇團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
本週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