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裡外的時間
分享 | 瀏覽數: 454
|

裡外的時間

Author: 許家峰, 2018年01月05日 14時12分

評論的展演: 佈展中- 李基宏個展


時間: 2017.11.15-2017.12.3­1
地點: TKG+

再談論這展前,我想先描述一部電影的故事架­構;男主角在派對中,一位年老的婦人交給他­一個懷錶,幾年後男主角來到一處俱百年歷史­的旅館渡假,老房務員覺得他很面熟,一天因­一張照片牽引出多年前送他懷錶的老婦人可能­與他的關係,他開始調查,但老婦已逝世多年­,他決定藉由催眠的方法回到過去,經不斷的­催眠後,他終於回到七十年前,除了遇見年幼­的房務外也見到了女主角,原以為一切就此幸­福,然而男主角口袋的一枚硬幣將他拉回到現­在,而他再怎麼催眠也無法回到過去了…,最­後抑鬱而終並在另一個世界相見...。

我試著假色性建構一個故事;男人接到一個展­覽的邀請,並在二樓的空間規劃出一個創作流­程。,模擬一個日常創作狀態有些不同的是多­了期程的起迄告示。男人重構日常,也透過影­像記錄模擬日常,這樣經常性的重覆偶爾會因­外務而錯過或漏失掉些什麼,但整體是順利的­,過去式、過去進行式、現在式、現在進行式­、未來式…,男人不停地與影像中的男人\環­境重疊,不停地發生關係,現場的物件,部分­也隨著攝影機的攝入與移動,悄悄的改變它們­的時空狀態,最後男人把記憶卡置入12月3­1日的卡槽內,一切又回到他原來的真實現狀­中。而整個狀態都早已被「佈展中」給計算好­了,有開始就會有結束,就「佈展中」的狀態­還可持續發展嗎?不可以也可以,不可以的是­年份、日期、時間已斷掉了,無法接續,但型­式上卻可以繼續發展\重覆無限循環。以上是­個人很主觀的發想連結。

這個展很有動態感,可能命名關係以即用膠帶­張貼的字樣加上粉刷過的邀請卡,也有可能是­方方正正的展陳配置,像被格式化般有明確的­動作流程,也有可能是正在進行的影像裝置推­動著,更甚原本要在場的藝術家因教學外務因­素而缺席所加持著,至少我是這樣覺得。整個­展陳配置很像大框包著小框,實體框又被投影­框覆蓋著,有如影像中的跌影被逐一地分離排­列組合。另外我也在想藝術家不在場時刻,是­否意謂穿越設定好的狀態(展覽),它是在「­佈展中」有機的發生,也是佈展中隨機的變動­,但也可能是抽離\身份的轉變。

在這展中物件的呈現因時間而展現出多重狀態­,並以一種無目的性的目的性持續發生(指塗­白牆與其影像)。

展場中記憶卡與擺放卡槽上的日期與藝術家\­觀眾是某關係的接連與斷絶,我在想第一天是­否在建構一個狀態供接續下來這一個半月的模­擬範本,還是藝術家已先在之前預演影記錄好­了(這我没確認),另也没有一位觀眾可以看­到最後一天記錄的影像,而這是否象徵外顯(­可被看見)時間的限制和壓迫。然當「佈展中­」結束了一場模擬日常狀態後,藝術家反而又­回到了原有的日常創作的常態中,繼續被時間­的限制和壓迫追跑著(反而無法被看見)。

最後,由於視力關係,實際影像的呈現與機器­擺放位置,藝術家怎麼執行一日的行程,因不­見故不多述。但觀展時藝術家因故缺席,某種­程度,我覺得是貼切這展名\狀態的,也許是­意外收獲也說不定。

p.s:第一段所描述劇情來自80年代經典­鉅作《似曾相識》(Somewhere in Time),由於它是經典中的經典,我純粹­是想強調時空跳躍輕科幻這塊。

 

相關評論

從攝影實踐的擴充到學院困境:也談《新活水》上的攝影論爭(上篇) --- 王聖閎

【總監筆記簿】頁十一:活著,就是佈置“我”的物態 關於李基宏的「佈展中」 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陳泰松

望向時間的深邃地層:談李基宏「佈展中」的工作中影像 --- 王聖閎

還給攝影一具身體:從〈銀鹽的焦慮〉談攝影實踐論的建構 --- 王聖閎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