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 啥米人是浮州仔ㄟ身軀 >
分享 | 瀏覽數: 88
|

< 啥米人是浮州仔ㄟ身軀 >

Author: 吳芊逸, 2017年10月26日 14時45分

評論的展演: 浮州現場:行動中的身體

那些囝仔

真久無擱再轉來

有當時仔 希望伊inㄟ擱來

有當時仔 希望伊inㄟ當去別的所在 

無免擱回來

 

這咧所在

有ㄟ人想欲離開

有ㄟ人無法度離開

有ㄟ人離不開

 

浮洲仔  番仔園

不拿是住著講台語的人

講國語的人

尚早以前

囝仔ㄟ阿公阿嬤攏也講日語

就早以前

著有越南ㄟ妹子 底這打拼

也有台東ㄟ原住民

有中南部起來台北 欲找頭路ㄟ人

有國民黨的榮民   伊inㄟ子孫細小

那些找不厝ㄟ人

來到浮州仔    找到伊inㄟ厝

大家生活攏是同款

不知道番仔園是底咧講啥米人?

啥米人是番仔?

 

常常聽有人底咧講

別ㄟ所在要來起新厝

只不過

現在人起的新厝 

攏沒厝頂

也無柱仔

甘那一個水水ㄟ洋仔名

親像一張相片

 

起風的時候

落雨的時候

這款厝    親像落底ㄟ人間的魂魄

底咧天空上飛

踏未到土地   住不些ㄟ起

看嘛看未清楚

 

現代ㄟ厝   可能是卡好看卡舒適罷

阮是還沒住過

舊的厝  甘是太歹看?

還是住了卡自在

親像一天過一天

日子攏總無改變

 

厝跟人

同時間底行   作伙來變老

腳步慢慢啊踏不遠

門嘛是漸漸歹打開

 

有時候站在陽台上   看樓下

囝仔來來去去

 

常常聽伊in攏底咧講

生活就是藝術

哪是啊奈講   阮嘛ㄟ當了解

啊不過  伊in底咧講ㄟ生活

尬阮ㄟ生活

是不同款

 

囝仔做欸代誌   阮攏沒看過  是就趣味

阮看到的瞇仔   伊in嘛攏無注意

 

所有ㄟ這

沒看過ㄟ 、 看無ㄟ  、

嘎沒注意到ㄟ東西 、

緩勢攏是就重要欸

 

五月ㄟ時陣

有一天  底咧地下室

她唱一條老歌厚阮大家聽 

 

有一晚

落著綿綿啊欸小雨 

她替阮來唸一張批 

親像卡早的廣播電台

只是現在ㄟ肖年人

已經沒人擱底ㄟ聽

 

那張批紙    那個故事

甘那是阮ㄟ

也親像是別人ㄟ

 

我想欲自己唸一個沒人知道ㄟ故事

啊不過  我不識字

人生哪是ㄟ當用唱欸

我緩勢是一個大歌星

 

落雨欸那一暝

許多人拿著雨傘   站底欸巷子ㄟ路邊

或是坐底欸里長辦公室內底

聽她替阮   唸一張批

 

歸啊條巷子欸人攏有聽到

有人行出來 站底咧伊兜欸陽台

聽看麥到底是咧講蝦米?

 

有人暗時啊下班回來厝裡

甘那想欲休睏   感覺吵 

有人拿著雨傘 行出來巷子口

有人在問     有人在探聽 

 

可能是欲來聽故事

也可能是想欲來聽落雨聲

 

那一暝ㄟ落雨聲  

讓阮聽不清楚

故事ㄟ最後是安怎?

 

有一些代誌、

阮不哉恙。

 

尾啊看到一個囝仔  穿著短袖

坐底欸巷子內的路中央

不哉欲做啥?

  

一支木材、一包麵粉 、一個塑加落啊

綁底ㄟ伊ㄟ臉頭上

大家都站底欸路邊看

 

有一台車想要開進來巷子內

冷氣行的頭家嘎伊in朋友

驚講那個表演ㄟ囝仔會危險

嘎彼台車講  不通駛進來啦!

 

雖然表演是看攏無

啊不過囝仔ㄟ安全也是要顧

伊in底ㄟ講   

表演ㄟ人實在真辛苦

 

落雨天  穿嘎那麼啊少  

坐底ㄟ那淋雨

歸ㄟ面攏是麵粉

甘ㄟ喘氣?

 

有一些表演是底ㄟ垃圾回收場

啊不過 阮無跟到  

不知道是阮  走了太慢 

找不對所在    

還是因為阮  太晚才知道 

 

只好聽別人底講。

伊in講:

 

底咧垃圾回收場   

有一張桌子

面頂有一咧油鼎

去到那的時陣

那個鼎裡面  攏是雨水

 

一個查某囝仔將桌子嘎鼎 攏扛起來

水潑了歸身驅又歸土腳

一些人又放東西上去

有畚箕   有袋子  有雨傘

 

看伊肩胛頭 是就痛欸

路 是就歹行

 

阿不過有時候  也是ㄟ有人

尬你逗陣扛

 

又有一個查埔囝仔

分水厚大家喝

尾也 自己喝完整桶水

伊in 就離開垃圾場了

 

又有聽人底在講

行轉來咖啡廳ㄟ時陣

頭前鐵門攏關ㄟ

 

伊in帶阮大家   

走進去一個紅色的鐵門

鐵門裡面欸土腳   

有一個大蹦空(洞)

可以落去地下室

 

伊in 爬那個樓梯落去地下室

就驚ㄟ欸跌倒

 

底彼ㄟ  烏烏暗暗ㄟ所在

看到跳舞的身體

 

聽到音樂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評論的展演:浮州現場:行動中的身體  

文/吳芊逸

展演日期:  2017/05/19 

展演地點:  荒原藝術

主辦單位:  角八打片場

協辦單位:  聚安里辦公室, 葉教授,

                  耳邊風工作站, 荒原藝術

策展人:    角八惠

 

行動者:

白瑩, 張婷詠, 蔡蔡, 柳郁豪, 野漫空間(大恭,陳宜君)

 

座談與談人:

楊美英  (藝評人,導演,那個劇團團長)

吳思鋒 (藝評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半年前的一場行為表演在我心中留下深刻的感動;卻遲遲未能書寫它。

因為有一種書寫是架構的,另一種書寫則是降臨的;

我只能等待後者,直到聲音的出現。

 

於是我知道阮、伊in、囝仔,應被視作為土地的人格化以及一種多指稱;

一個多音的語域; 唯有如此理解,才可能真正去讀它。

 

這是一篇必須用「讀出來」的評論。

 

「看」只能夠抵達「表面」;因為看正是一種表面瀏覽的經驗(若深刻些或稱之為掃描);

而「讀」卻是一個身體的行動、一種身體的經驗;由思維到聲帶以至五臟肺腑的感受經驗 — 正如這場行動中的身體所帶來的。

 

原文連結:

http://blackbox22.wixsite.com/wastelandarts/single-post/2017/10/25/-%E5%95%A5%E7%B1%B3%E4%BA%BA%E6%98%AF%E6%B5%AE%E5%B7%9E%E4%BB%94%E3%84%9F%E8%BA%AB%E8%BB%80-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