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蔡博丞 《瞳孔里的灰墙》
分享 | 瀏覽數: 692
|

蔡博丞 《瞳孔里的灰墙》

Author: [2017特約評論人] 貧窮男, 2017年04月07日 12時24分

評論的展演: 雲門2 春鬥 2017 世界首演

雲2春鬥2017《瞳孔裡的灰牆》 舞者|陳慶翀、呂天瑞   圖版提供|雲門2   攝影|李佳曄

大老遠跑到遠的要命的雲門劇場,為的就是看蔡博丞的新作。

雖然雲2春鬥有三支作品,就算遲到到中場才進來,都值回票價。蔡博丞的作品放在最後壓軸,在那詭譎又順暢的動作設計中可以捕捉到印象深刻芭蕾的經典動作諧擬,像是一開始女舞者鄒瑩霖在舞台最前沿的一連串動作,就融合了幾個芭蕾經典步伐與快速手部的動作。

不只是動作設計上對古典結構與創造性的破壞,整個編舞都有著古典的架構,古典芭蕾有著單人舞、雙人舞、群舞的交錯結構,《瞳孔里的灰墙》也用了這樣的結構,但用了後現代中的多焦(multi-focus),好幾組的雙人舞同時發生;古典歌劇中的人物出場會有固定旋律,古典戲劇中的人物出場也會有固定的口白,舞蹈中的人物也會有屬於個人的主旋律,這個作品一方面服膺著這樣的古典格式,一方面又加以破壞,若我們將舞者固定的一套動作視作一段旋律,組成後的樂章卻是無調性,雜亂無章的聽覺,卻轉化成視覺上的大膽與燦爛:運用180度空中轉向拋接舞者;將穿幫的燈桿燈具,以不到一秒的瞬間快速移動,來製造光圈瞬間由小變大的視覺轉換;或是降至一半的紗幕,運用光影的變化玩出了許多新創意。以豐富緊湊的視覺與動作,來填補破壞古典結構後的重建。很少看到編舞家對於舞作結構擁有如此的慧黠與著力,若不是大量分析當代作品的語彙,那絕對擁有過人的天分。

以古典音樂配樂,也遵從曲式的重複性,編作之中出現的動作重複也是古典的格律,骨子裡有著工整的古典形式,外觀卻是現代的不得了,甚至無法定義,可以看見編舞者對編舞工作的正視與所下得功夫,相對於大多數以鬆散想法與結構即興的偷懶編舞,《瞳孔里的灰墙》不僅在動作設計與編舞結構中都使用了相同思維,建構與破壞並存,在諧擬古典的同時,又創建一套極具當代國際風格的動作。

現代芭蕾帶來冷峻疏離與不安感,透過多焦與寡眾的場面調度來製造出焦躁弱勢與任人擺佈,全無冷場一氣呵成,緊湊快速的步伐與節奏令人喘不過氣,整場的張力從一開始鄒瑩霖的獨舞就拉緊觀眾的視神經,幾個段落的重複,到最後結尾鄒瑩霖被大幕壓住,都能讓人屏息目不轉睛。

這個作品讓我激賞的原因,是編舞者讓舞者在舞台上發光發熱,是編舞者在舞作的構成上花盡心思,必須如此,才有往前的可能,相較於不斷挖掘內在,卻荒蕪空虛,無法善用肢體傳達內在抽象情感的編舞作品,蔡博丞的作品有很大的機會能夠發展成為長作品或大作品。

相關評論

蔡博丞的社會關懷 [2017 特約評論人] 鄒之牧

青春無敵 雲門2 春鬥2017 --- 羅苑韶

2017年我的舞蹈觀察 [2018特約評論人] 貧窮男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