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潮 尋找結局的起點
分享 | | 瀏覽數: 857
|

潮 尋找結局的起點

Author: [2016 特約評論人] 羅苑韶, 2017年03月15日 00時14分

評論的展演: 2017TIFA 無垢舞蹈劇場《潮》

不問故事,看林麗珍的作品最令人悸動的部分在畫面。

她是編舞家,但她重視整體劇場氛圍,不亞於獨創舞步和節奏。

舞蹈除了身體,舞者和空間的關係是另一個要素。林麗珍2017年作品《潮》開場時舞台上僅見白色布幕,舞台最底端傳出人聲,幽遠的吟唱彷彿來自遠古。垂直布幔緩緩退回所來地,在清澈的亮光下緩慢移動。舞台地板一個身影開始動作,隨著燈光移動不知不覺間,站立起來的舞者成為聚焦焦點,忽然有了zoom in 的效果,整個舞者人身似乎變大。

舞者甩頭轉動,不問林麗珍設計化妝意義的,不問編舞家《潮》是《觀》(2009)的延續的,不必知道這是一名女舞者(吳明璟),或他在劇中的身份,這裡的角色更像是一個亙古行立在天地間的人──頭髮長度無關性別。


圖版提供|國家兩廳院

他不斷旋轉,未讓人感覺他的喜怒,彷彿旋轉是世界交給他的功課,如同蘇非舞是個人的修行;或他要丟棄一切愛戀情愁,昇華自己。舞者的動作不論是頭、手有意識的微幅變化,讓觀眾感受他的力度和精準。

他從一個點出發,所在位置底下布幔呈現的線條,一開始讓我誤會是芒草的影子。隨著舞者不停自一個定點旋轉,漸漸對外輻射出線條,我這才明白,那是白布與舞者互動後緩慢移動的軌跡。

舞台一片空的空間,單一舞者在動作間轉出無限空間和時間的可能性。他轉到情緒爆發點,發出痛苦的哀鳴,他處於無形的絕望,一片漫天蓋地的白布從後拉往前,包覆他的情感,又洗刷褪去...獨留他在滄桑的寰宇間。舞者一再重複的動作(超過半小時....)凝聚出巨大力量,整個空間在動態白布覆蓋下令人全身毛孔張開,興奮激動。如果在《觀》裡,以為是顏色的紅潮重重打動人心,《潮》裡面明明是塊白布,令人體會到是舞者在空間裡擴大的能量營造出的重量足以重擊人心。

《潮》高潮出現第一段落。

似乎在《觀》出現的藍綠色調染布隱到白布後方舞台後端,《觀》結尾拉出的紅布幔在《潮》變成白色。

孤獨的人的境遇,偌大黑幕穹宇襯著單純白色,舞者拉起地上的白布拉出水紋線條。舞台上舞者停止舞動,慢慢收起白布,白布一點點縮起,紋路線條和舞者持續成視覺焦點。

林麗珍說,要延續《觀》,為先前天地人三部曲劃上結局。觀眾在《潮》看到一個超脫的結語。

舞作在白布段落之後,回到《觀》的世界(http://wougow.myweb.hinet.net/2015ch/song.htm),如同潮舞作法文名,「夢境般一再湧現」(Resurgence onirique)。

白色妝角色是曾在《觀》出現的白鳥,代表每個人內心最純粹的靈性。

林麗珍演出前在記者會說,但願《潮》的觀眾能感受到靈性共振的瞬間。

 
圖版提供|國家兩廳院

從人與天地的關係,對永續生態環境的省思,觀眾的觀看經驗仍聚焦在美感經驗。 

無垢有這麼優秀的舞者,林麗珍真的就要退休了嗎?

如果如果不再編舞,十分令人期待地是,林麗珍應繼續有擔任美術指導的機會。她可以純粹藝術性營造出感官的世界,化繁為簡,不論是色彩或聲音,她精挑主體賦予意義(《潮》舞者舞動的鈴鐺聲其實是種子,她說散到外地的種子終將飄回原地)。

如果有人指稱林麗珍的作品走進重複的循環裡,我要說,她在所謂的重複性形體之外,藝術性仍是多數人很難超越的高段。

 

 

相關評論

一場自我偶像化的祭典----無垢舞蹈劇場的《潮》 --- 郭強生

破繭之前的形式美束縛:談無垢舞蹈劇場《潮》的獨舞段落 --- 王聖閎

無垢舞蹈劇場「潮」 --- 林于竝

殘酷劇場,強而有力的回聲—林麗珍無垢舞蹈劇場《潮》 --- 林靖傑

時空錯置的祭典 --- 張曉雄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