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傳統的突破《十面埋伏》器樂劇場
分享 | | 瀏覽數: 115
|

傳統的突破《十面埋伏》器樂劇場

Author: 余天舜, 2016年06月19日 19時57分

評論的展演: 《十面埋伏》

器樂劇場《十面埋伏》講述的是公元前202年,在垓下(今安徽省靈壁縣東南)進行決戰時,漢軍設下十面埋伏的陣法,從而徹底擊敗楚軍,迫使項羽自刎烏江這一歷史事實,環繞著劉邦、虞姬和項羽三個主角,從一開始漢軍和西楚軍對峙的情景,直到最後一場戰役「垓下之戰」的故事。此次節目位於自由廣場,演出團體以采風樂坊為主,還加入了天鼓、旋舞炎兩個團體,以及我認為只是來串場的十鼓和武鈴,若從演出團體數量來看,是顯得有些雜亂,從劇情、故事安排來看的話,十鼓和武鈴這兩個團體的演出呈現部分更是明顯無關,總覺得是硬要加上去,和正式演出並無太大關係。舞台的安排倒顯得特別,除了中間的主舞台外,由內到外分別有高烽火台、矮烽火台,共有五座舞台呈半圓排開,中間主舞台的上舞台部分又包含三座高台,中間高台上擺放著顯得堂皇的一面巨大低鑼,主舞台上的左右高台和高烽火台的上層皆架上建鼓,排場浩大富有氣勢。不過,最特別的地方,我想還是以樂器描寫人物意象、訴說故事的部分,要如何以無台詞的劇場讓觀眾得知劇情,這或許是對表演者一大挑戰。

首先,讓我們初步瞭解兩軍統帥。首先是劉邦,劉邦年少時自以為異於常人,輕慢侮人,好酒色,遊手好閒;擔任泗水亭長後,仍依然故我,直到一天見秦始皇出遊,使積極奮發。劉邦得天下,實與民心依附有莫大關係,劉邦在入關之時,表現出統治者的風範,廢除秦代苛政,與民約法三章:「殺人者死,傷人及盜抵罪。」於是民皆欣悅,甘於跟隨劉邦。

其二是項羽,項羽的個性衝動而易怒,不能保持冷靜的分析,其易怒,導致了人格的偏差;思慮亦不夠縝密,使他喪失了天然的地利。以貴族身份起義的項羽不知爭取民心,大肆殺戮,入咸陽而焚燒阿房宮,三月大火不盡,屠殺秦民及士卒二十萬,遭秦人的反感,更使戰敗者不敢向其投降,比如彭城之戰中(西元前205年),漢軍情願投水溺弊也不肯投降。兵敗不投項羽,人心也不歸附,埋下劉成項敗的伏筆。

第一幕「蕭索」,隨著背景音樂的風聲和打上暗藍色光的舞台,瞬間使現場的氣氛顯得詭譎、不安,就像回到過去的戰場般。在陰風消逝後,由右舞台烽火台上層的大嗩吶奏一段獨奏,因為我們知道劉邦是最後的勝利者,又從演奏者諸多長音後帶出的上滑音推斷他是劉邦的意象,緊接相對應的烽火台上由另一把大嗩吶演奏另一段獨奏,從諸多長音後帶的是下滑音,同理推斷是項羽的意象,由這兩小部分多少能猜測作曲家是有心安排的,而後英雄主題霸氣呈現到高潮點也是由嗩吶演奏,如此符合樂器形象和人物意象,在我的想像中,除了嗩那也沒有別的樂器能如此表現霸主的形態了,我個人甚是喜歡。

第二幕「懷春」,由彈撥、笛、胡琴相互交織而成的優美舒緩的旋律線,我腦中的畫面是人們回想到從前一片美滿的情景,一切一切是這麼的美好,直到曲終轉調部才分得知,原來這都只是過去都只是回憶而已,接下來將有大事要發生了,果然接著許多鼓類樂器以打出激烈的節奏型,營造出極大反差,就像順間點醒了所有人一樣,或許這也是在提醒我們現實總是得面對,不要一直活在過去美好的時光裡吧。

「雷火」,由中國打擊樂器的金屬類樂器和鼓類搶先登場,完全製造出戰爭帶來戰火不斷的場景,主題先是笛子帶出,我的畫面是兩軍尚在遠處叫囂,大戰還未開始,之後的嗩吶、所有的鼓類、金屬類樂器穿插、互不退讓的安排,明顯的說明真正大戰即將開始,大小拔的鏗鏘聲就像兵器盔甲碰撞的聲音似的,大鼓、建鼓聲尤其像龐大軍隊踏得大地為之撼動的場景,嗩吶在高音區的旋律也像極了戰場上的嘶吼聲,這一幕或許是多了「旋舞炎」的火舞加成,讓整個現場顯得戰火連天甚是緊張。

在下一幕「衝動」之前的過場橋段,飾演劉邦意象的嗩吶再次出現,就好像在對項羽挑釁一樣,很多人認為劉邦是奸詐的,而我卻認為劉邦是有謀略的,在這個橋段就很明顯得表現出劉邦的特質,不失帝王貌又達到激將的作用,最後結果確實項羽因自己的衝動,讓他輸了一切,這首「衝動」是一首嗩吶獨奏曲,而本次演出的版本是搖滾板的衝動,並不是十年前十面埋伏的衝動,我想此種安排或許是因為要搭配舞台上飾演項羽的舞者,在我的感受中,這幕衝動的安排並非成功,雖然舞者的鐵環舞很精彩,但嗩吶獨奏同樣吸引人,有句話「兩強之爭必有一傷」,我看來卻像兩敗俱傷,雖然顛覆很多人對嗩吶的刻板印象,也很好的刻劃了項羽的個性,但很可惜沒能讓人專心的欣賞。

而後很特別的一幕「四個夢」,這次演出改編了十年前的劇本,十年前是直接描述四個戰場上士兵的對話,此次變為現代人做夢回到過去便成了那四個士兵,其中免不了還原現場的對話以及與對話相應的樂曲演奏,但這四個士兵卻是以樂手踩著高翹出場走至觀眾席來詮釋這畫面,充分達到了「我們其實很親民」與觀眾互動的作用,或許從整體藝術表達上這部分打斷了故事,可是卻做到了推廣傳統文化的重要性,可以說創意十足。

重頭戲「十面埋伏」以琵琶名曲《十面埋伏》改編而成,這次同時以五把琵琶演奏,加入許多大拔、小拔、小鑼等金屬擊樂器,樂曲包含列隊、小戰、大戰、烏江自刎等段落,若是單以器樂演奏來看,整體的聲響是足夠表現十面埋伏的情景,可是在中段的時候出現了些呈現武打動作的人員,在我眼中,不到位的演出就是破壞,所以在我的認知裡,這首十面埋伏其實有待改進。

最後一幕「悲歌」,兩隊奠祭項羽的隊伍由左又舞台緩步入場,接著走下主舞台朝著穿眾席的方向,隨著旗幟哀風飄揚,踏著沉重的步伐,由中音嗩吶主奏,緩慢悲鳴的旋律反覆迴盪在整個廣場,而後返回主舞台的途上最後一段旋律加入高音嗩吶將氣氛拉至最高潮,想到的是,即便在世的時候多麼風光,生命到了盡頭也什麼都帶不走,能讓多少人送最後一程,那才是在世時的本領。

不以台詞而用器樂刻劃人物、說故事,不是件容易的事,傳統,其實很美,即便會有人認為中國傳統音樂是龍蛇混雜,但很多型態、意象的表達只有傳統能做到,器樂劇場《十面埋伏》就是個例子。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