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溢志的肉身流慾
分享 | 瀏覽數: 141
|

溢志的肉身流慾

Author: 許家峰, 2016年04月25日 02時46分

評論的展演: 「開放容器-羅智信個展」

展期:2016.3.19-2016.5.1

地點 谷公館

 

在瀏覽作品的過程中,有一種黯色的深海域景象浮現在我腦中,感覺面前的是一片生物群,它們似靜忽竄地,在我稍不留心之餘滑過我身。我想起在我很年輕時曾看過的一部電影《瑪格麗特的博物館》(Margaret's Museum),當然此展並非像電影那樣沉重駭人,我僅借用兩題材做比喻;在瑪格麗特的博物館》影片中,瑪格麗特用一种令人惊嚇的手段处理了丈夫和弟弟的遗体,并把他们都放置在了自己办的小博物馆里进行展览,为的是把所有矿工亲人的回忆永久保存下来;而在羅智信的「開放容器」展中,我個人覺得藝術家借由不成形的矽膠舖掛堆疊,顏色可能是象徵流動的肉身?鑲入的小物件又可能是身體的記號或記憶?不過無底座的框,是否表示著關係中暫時性地被保留的狀態?但情慾的進出持續流動著。

 

我,在\不在

離開前想拍幾張照留念,第一個想到的是《我在這裡》作品,從友人的敍述中,我覺得它有種試圖曝露與被觀看的層次感,最裡面是一塊膚色布料,接著蓋上一層噴印著單色系各類窗戶組合的透明玻璃,而玻璃上還有幾處沾黏的膠狀汙漬,最外圍一個方形木框框著,我很喜歡這件作品,除了作品名合我胃外,我在這裡的「這裡」,有一種可隨時移動之感;在對面的牆上是《我不在這裡》作品,銀灰色的铝製百頁窗,在這閉合的頁片上印著兩顆柑橘,其中一顆柑橘被扒開露出的果肉位置,恰巧這一處的頁片被撐開露出塞著圓狀的芬香劑,我覺得有偷窺與被偷窺之感,這塊外露的芬香劑是否為刻意留給窺者一條訊息\暇想呢。

 

當肉身鉗入淡出時

此展藝術家在他的作品中,運用不少矽膠材質做為創作素材,一般所聽聞、所見識到的矽膠形體大都類似已成型的完成品,但這展中的呈現卻是不規則的長片狀,好像在進行某種過程中所遺留下來之物;在《內部》作品中,數條橫掛在框上的矽膠長片上,除了用顏色區分外,每一片矽膠上被鑲鉗入各類環狀或柱狀的金屬穿戴飾品,如眉環、鼻環、乳環、臍環、屌環…等,有趣的是,這些大量需經穿刺於身體動作的飾品,是跟著矽膠交融一起或凸出的模印完成,非事後再加工穿刺動作(若友人没看錯的話),這些跟身體有著親密關係的裝飾品,對我來說,可能是細數在慾望的長河裡,載浮載沉的芸芸眾生吧;在小閣間裡的《界限》作品,一個倒N字型木框上,外圍繞了一圈長片矽膠,在左邊位置鑲鉗了一把類喇叭鎖門把,其他在內圍繞的不同顏色的長片矽膠上,散佈著貓眼,我則把這些矽膠長片比喻著身體,那門把是否意謂著肉體或關係進出的關鍵,而貓眼是否表示過度對於內外在的審視或觀注,我也蠻喜歡這作品的命名;位於展場中間的《金色隙縫》作品,如門簾般的數十條金色鍊子一字排開,中間位置有數條鍊子被一片凸印著手錶型狀的矽膠給揪著,有一種現在進行式之感,不管是進還出,都是美好的一瞬之間吧。

 

開放與漫延

最後,我想為這展做個總結;首先是不成型的矽膠,可能因没明確的型體,讓我有錯身之感,像似擦肩而過的人、錯過的時機或不穩定的關係等,加上被矽膠包覆的眾多小物件,一種眷戀的流動感;第二是没有底座的外框,我個人很喜歡這樣的表現方式,有種暫時性\隨時變動狀態,似透過相機的鏡頭觀看著,感覺作品好象懸空飄浮在這框架中;第三個就是氣味了,藝術家藉由所創作出來的類芳香劑的廉價氣味與形象,試圖透過嗅覺想填滿或探索其公共空間的形狀,不過展場的溫度與濕度卻大大影響著氣味的傳達,好比當天一進展場時,因館方尚未開啟空調,整個空間有種沉悶乾燥的木板味淺淺地,其實每個空間都可能因其內部的裝潢材質而殘留其氣味,這也是在運用氣味時,所要考量的,另空調也會影響氣味的擴散,一般中大型藏館大都會使用中央空調系統,而一般藝文藏館大多為分離式冷氣機,光循環的效果就有很大差異,我有貼近幾處放置芳香劑的作品上聞了聞,雖介紹文字上是說是帶著氣油味的自製芳香劑,我倒覺得也像是新開封的塑膠傢俱的味道或稀釋酒精噴霧的氣味,我也在想,若整個展場都佈滿了這味道時,是不是像住入廉價賓館的感覺呢,也許也不一定。

 

《(你)聞起來像海》這作品大概是我覺得最有氣味代表的作品吧,並非椰子殼裡的蠟,而是光聽聞友人一旁介紹時,具象的淋浴間場景,加上從566洗髮精的壓孔中流出的液狀,種種地描述讓我聯想到正在淋浴沖洗的動作畫面,似乎嗅到一絲清爽的氣息,雖這件作品非新作且又是進入正式展場前的第一面對之作,我把它放在文末,個人覺得它有個美好結束與迎接開始的期待。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