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兩男編舞家花樣意念:六出 浮花
分享 | 瀏覽數: 443
|

兩男編舞家花樣意念:六出 浮花

Author: [2016 特約評論人] 羅苑韶, 2016年02月01日 00時23分

評論的展演: 野草舞蹈聚落《六出》丞舞製作團隊《浮花》

舞者在舞台深處,無聲,伸展,下身著多層次羽毛狀、也像重疊花瓣的白色羽衣,重心朝下定住,雙手和上半身舞動的姿態,狀似梔子花一瓣一瓣展開。

象徵意味的開場,令人期待飽滿的綻放。

接著,舞台前方舞者,下半身著芭蕾緊身長褲,在多是連音(legato)的音樂中,來回躍舞,一徑唯美浪漫的芭蕾,和開場的綻放傳達的美學有很大落差,但是時間長度看得出這是編舞安排的重要情節,卻長到令人坐立難安──還要看芭蕾王子跳多久?

唯美是為讓人體會花開的香氣嗎? 

第一段雙人舞看得出編舞對兩人肢體關係有想像力,紮實舞者訓練的編舞吳建緯肢體展現非常優秀,轉折彎曲的柔軟、揮灑奔放的力度,可剛可柔。兩男舞者交纏、錯手、拉扯、合為一,是這支舞最漂亮的段落。

吳建緯自敘:「六出是嚴冬裡紛飛的雪花,亦是初夏低垂夜幕的梔子,那生命瞬間的燦爛,以及記憶之永恆,一如飄落掌心的冰晶雪花與漸漸淡沒的芬芳。」

我們跟著揣想梔子的濃郁,及花落的惆悵落寞。舞者許多以地板為中心的重心的動作,是花木的冬季嗎?兩人動作不時沈浸在浪漫氛圍,是花落後,支條隨風搖曳嗎?

舞者除了一開始在昏暗舞台中,約略可見的羽衣舞衣,兩男舞者上身都僅隨意短暫搭上輕飄飄的裝飾性衣物,大多數時間,我們看到都是白褲、裸上身的男舞者,不時顯露倒三角的健美身型、背肌線條。他們細膩的動作(尤其吳建緯)延展身體的方式,加強觀眾感官,整個的過於耽溺。耽溺於肉體,純感官。

企圖把舞蹈與肢體劃上等號,儘管動作精緻曼妙,精神如一瓶等待繼續往上加的水悵然搖晃,終了水線兀自懸在中空處。


圖版出處|野草舞蹈聚落臉書、攝影|張曉雄

《六出》之前,作品名意念有異曲同工的《浮花》,挾國外舞蹈比賽得獎、以及得獎編舞蔡博丞創團演出之姿,票券可用搶購形容。浮花取浮在水面花之意,男女舞者都穿著大蓬長裙,白長裙的構造像可收平的竹編燈籠,舞者雙手提起裙子,頓時呈現平盤成了道具。這麼一來,使得長裙的造型不等於蓬蓬裙舞衣,也是中性道具,並且沒有阻礙舞者的下半身動作。

整齣舞作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重節奏音樂,第一排觀眾也表示被舞者重節奏的用力跳舞震懾到,編舞感情奔放出去四面野散了。

重節奏間的休止符,一舞者疊在另一舞者肩上,僅上面舞者留著長裙,下面舞者褪去蓬裙,視覺上成為一個長身舞者,女生臉孔有著男舞者較粗的腿,形成有趣的視覺衝突。

網路上可看到的蔡博丞得獎浮花作品片段,與水源劇場首演舞台上很不同,顯示編舞不斷尋思的創作路。舞台60分鐘版讓人感覺,他極力要在每一分鐘重現得獎精華段,呈現出彷彿不斷跳針的段落。

浮花作品裡可見新鮮的概念,舞團行銷力令人刮目,展現多元活力,期待舞團迸出火花大膽延燒。


圖版提供|丞舞製作團隊、攝影|陳長志 

相關評論

丞舞製作團隊《浮花》 --- 陳惠湄

野草舞蹈聚落 《六出》 牛俊強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