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舞在2015的新點子
分享 | 瀏覽數: 742
|

舞在2015的新點子

Author: [2015年特約評論人] 羅苑韶 , 2015年06月11日 12時03分

評論的展演: 董怡芬《Play Me 我不是我》新點子舞展-蘇威嘉《自由步》 2015新點子舞展


圖版提供|驫舞劇場

不要對蘇威嘉《自由步》作品副題「最色的想像」有過多聯想,純粹因為他第一次編舞給女舞者跳,讓人看到女舞者伸展身體曲線的魅力,使全男傳統「驫舞劇場」的伙伴直說「色」。他讓一束光直直落在舞者身上,使得黑衣女舞者身上渾圓的部分尤其反光;以腰部為支點的動作,在舞者背對觀眾時,製造出臀部和雙腿自行跳舞的效果。

舞作分成六段各自獨立,獨舞肢體動作變化大,簡單的舞台和燈光讓舞者吸住所有注意力。

到男舞者出場時,才拉開關注整個空間。然而他跨步跳躍的方式令人恍神進入芭蕾,在不知所措之際,舞者在舞台角落地上光源前扭曲竄動,整個身影投注在舞台上,和幾分鐘前的天使乖巧跳舞形象相較,彷彿是叫出個性陰暗面的魔鬼,對比出張力,整個畫面才鮮活起來。

如果編舞者讓女舞者表現的是柔軟、糾結,緩慢的霹靂搖滾和性感;他把張力全給了男舞者,同樣透過光,男舞者雙腳由女舞者圍繞固定為支點,一束光打在他半裸的上身,他肌肉的動作和汗珠一絲一毫在強光下擴大呈現;他時而彎向陰影、時而躍入光束區,讓胸膛像表情豐富的一張臉,說著情感澎湃的話語。

 
圖版提供|董怡芬

不同於蘇威嘉優先呈現舞蹈動作和舞者身型,董怡芬《Play Me我不是我》開場就讓觀眾看到整個空間,舞者在全場燈光未暗下前在舞台上排滿椅子。待觀眾席燈暗,表演者在椅子上轉換位置,原來椅子是為了玩遊戲(大風吹)。椅子成了遊戲舞台,表演者在一陣迴旋姿態下推倒椅子,推向舞台外側,空出舞台中央。再以遊戲的型態與觀眾互動,抽選表演者,展開舞蹈解構重組、遊戲創作的過程大公開。一塊塊積木上寫著動作指令,台上一人玩積木同時唸出上頭指令,舞者隨指令做動作。攤開在觀眾眼前的是:原來編舞和舞蹈動作的關係可以這麼單純,原來一個人的行動可以很機械式。董怡芬要玩的更大,舞碼簡介說:「如果我們扮演的從來都不是真正的自己,那『我』究竟是誰?」

董怡芬是個思考論述型編舞者,她在2011年《我沒有說》就計畫要做系列三部曲,在《我不在這》(2013)之後,到《我不是我》。她與非舞者合作,創作底蘊在探索跨界激盪,與其他演員和音樂演奏背景表演者工作過程,接受不同刺激,讓她反芻內省身體動作的動機。

舞作中一段,一名舞者讓其他人操弄手腳做動作,一些慧黠的設計令人莞爾。而舞者開始出現反抗動作,進而像演內心戲似的自我抒發獨舞,在遊戲包裝的氣氛中顯現深度。只是搶麥克風是為了爭取發言權嗎?就在眾人追逐麥克風,也像在追逐希望時,抓到麥克風的人卻是選擇放開讓它繼續在眾人上方擺盪。人抓住機會可翻身自主時是否已經忘掉作自己的能力?隨著眾人擺盪還是比較容易?


新點子舞展今年策劃的兩編舞者作品,可看到他們企圖建立自己的舞蹈語彙,一些新嘗試有打動人;在自由移步、和自由穿越創作行進和呈現間,他們跨出步子,躍進下一個階段。

相關評論

玩樂、戲謔、操弄:董怡芬《Play Me 我不是我》中的多重底蘊 [2015年特約評論人] 邱誌勇

Play me 我不是我 [2015 特約評論人] 貧窮男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