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新白雪公主與七矮人》中的「真」、「善」、「美」
分享 | 瀏覽數: 246
|

《新白雪公主與七矮人》中的「真」、「善」、「美」

Author: 王品雅(國立臺南大學戲劇創作與應用學系), 2015年06月10日 17時54分

演出:白雪公主與七矮人

時間:2015/04/25 1630

演出地點:台南市文化中心演藝廳

文 王品雅(國立臺南大學戲劇創作與應用學系)

 

    兒童戲劇<白雪公主與七矮人>改編自耳熟能詳的格林童話。內容為從壞心具忌妒心的皇后手中逃脫的白雪公主,獲得與住在洞穴中的小矮人們相遇的契機,藉由互相照顧的過程中,找回了真正的自己。

 

    透過改編內容和演出的形式,<白雪公主與七矮人>不再是傳統的,反而注入新的詮釋角度;所有演員均戴上面具扮成木偶,儘管如此看不到演員的表情,但是透過豐富肢體語言,觀眾能接收到傳遞的情感訊息。劇中白雪公主也和童話中公主有著蠻大的差別,壞皇后拿了蘋果給公主,因為白雪公主盼望能再見到王子,所以才會吃了蘋果,白雪公主不再是受命運支配公主,而是處於主動位置;七個小矮人也賦予不同的角色個性有愛生氣、膽小、多話等,成功塑造白雪公主和創造七矮人全新形象,讓觀賞兒童在視覺上有耳目一新感官饗宴,本被排擠的七矮人和白雪公主的相遇,得以肯定自我價值,此處均能看到編劇的用心,顛覆以往刻板印象。

 

     好的音樂會賦予情節具戲劇性,旋律和歌詞應該使觀眾產生共鳴,但我認為從聽覺上,會認為有點不妥,在這樣的兒童劇裡面加入搖滾的元素,前後樂曲的故事性並沒有統一,使觀眾脫離戲劇情境當中,將專注力移轉至音樂上面,阻礙觀眾觀賞戲劇;皇后唱著「長太醜的人應該被石頭丟死」這樣的歌詞,雖然是為了刻劃皇后的角色形象,對於觀賞者對象是兒童是否有待思考,這樣帶有強烈負面意義的歌詞,真的適合孩童嗎?礙於外國團隊的演出,演員是利用配音的方式演出,會有些許感受不到他們的投射力,雖然在兒童劇肢體的表演是較被強調的,但是還必須兼顧聲音的傳送度、清晰度。

 

    部份兒童劇常常將戲劇變成團康遊戲,換言之,就是將互動加在與戲劇情境毫無相干的地方,而在白雪公主和七矮人裡,我也對了戲中的互動產生疑問,公主和七矮人唱歌時,跳下舞台與孩童互動,孩子們一窩蜂擠上前,對於能近距離看到劇中人物產生興奮感,而身為成人觀眾的我,不禁想這樣的互動形式,是否對於戲劇情境的推進有幫助?

 

    綜觀整體本劇具備了優質兒童條件,劇情上的改編帶出了自我價值的肯定、美與醜的重新定義,兒童戲劇運用兒童天生具有豐厚的想像力勾勒主題,透過呈現於兒童面前的表演過程中認識真實自己;劇情的設定好人有好報、壞人有得到應有的報應,善惡二元論使兒童的正義感發揮到極致;而善之所以美,就是不管身處何地何時均能為他人著想,而自己也能分享到那份快樂;有趣的橋段,包括七矮人的出現帶來幽默笑果,白雪公主逃出森林之後遇到七矮人,這樣的遭遇運用幽默來帶過,除了提高吸引力,也提醒孩子在遭遇困難時,必須保持樂觀的態度;這樣的處理方式使整個戲劇更具潤滑性,提高兒童親近戲劇可能性,進而養成欣賞戲劇之美的習慣。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