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Play me 我不是我
分享 | 瀏覽數: 570
|

Play me 我不是我

Author: [2015 特約評論人] 貧窮男, 2015年06月07日 01時20分

評論的展演: 董怡芬《Play Me 我不是我》


圖版提供|董怡芬

節目在開演前,舞者們陸續搬著椅子,填滿舞台上的空位,整個舞台放滿了整齊的長13張*寬7張=91張椅子的平面。7和13都是質數,除了本身和1以外,不能被其他數目整除的數字。除了91張椅子之外,實驗劇場舞台兩邊的側燈位置,各放了5張椅子放上燈光作為側燈,91加上10張側燈的椅子,一共有101張,101也是質數。

除此之外,頭上張力索上面的燈光排列,則隨著椅子的位置,架設了一個長方矩陣。由(13-1)*(7-1)的LEKO燈排列而成,12*6顆LEKO燈具,72也等於2^3*3^2(2的3次方乘以3的2次方),而這支舞作由2個女舞者和3個男舞者(或是說2位演員3位舞者)共5位舞者所組成。2、3、5、7、13、101全部是質數。這完完全全就是投我所好的佈局啊~舞都還沒開始跳,工整的格律就已經在那兒等待著被打破。

舞作一開始,張力索上方的12*6的矩陣形燈光果發發揮了平面的功能,快速跑馬燈式的閃過,或是由外而內或由內而外的跑閃,五道光束突然停在五個靜止的舞者身上,然後燈光每閃爍一次,剩餘的光束會逐次減少,舞者們必須群聚停在那剩下的光束底下,這成為一種制約的規定,在燈光閃動時,舞者們呈現亂數般在91張椅子上跳躍跑動,這個遊戲結束後,其中一個舞者順時針沿著椅子的邊緣一邊移動一邊打翻他兩側的椅子,像是電玩小精靈般的在方形迷宮的外圍順時針漩渦狀的移動,一直到舞台攤滿了歪倒雜亂的椅子。這有點像是威廉佛賽的「重製一道平面」,在變動之中重建一種秩序,非常理性的編舞結構。

演員王靖惇在觀眾席取得麥克風,展開了有如大風吹般的遊戲,在接著的幾個遊戲,麥克風成為了一種象徵,像是「蒼蠅王」中的海螺一般,擁有海螺的人,就擁有發言權卻逐步演變成獨裁,麥克風主導了接下來演出的發號施令者。舞台上方落下來的除了帽子還有積木,這些物件都頗具有符號的意義,積木上面更是寫了舞者姓名以及肢體的動作,然後玩起了像是康寧漢的隨機,或是像Sidi larbi 的「Surta」,靖惇在舞台一於拿著麥克風快速唸著隨機取得積木的動作,舞者就在舞台上展現各種指示。

麥克風看起來帶來秩序主持正義,卻也成為亂象的來源,簡單的寓言卻明白揭示與簡化我們所處的世界,一如「魔戒」各方爭奪,上台下台,拆解重建,沒有提供解答。不過最後麥克風由上方的繩子繫住,在舞台區域間擺盪,閃避爭奪,最後麥克風逐漸升空,似乎沒收麥克風是個好解法,卻倏勿墜地,燈暗。原來一切都是由上面而來,人間一切宛如懸絲被操控,觀眾也是坐在上面看著一切的發生啊!

相關評論

舞在2015的新點子 [2015年特約評論人] 羅苑韶

玩樂、戲謔、操弄:董怡芬《Play Me 我不是我》中的多重底蘊 [2015年特約評論人] 邱誌勇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