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聽南管 聞樂起舞
分享 | 瀏覽數: 624
|

聽南管 聞樂起舞

Author: [2015年特約評論人] 羅苑韶, 2015年04月29日 00時02分

評論的展演: 【TCO】2015傳統藝術季-林文中舞團《慢搖.滾》


圖版提供|林文中舞團


第一個驚奇

所有演出者自地板緩緩蠕動時,觀眾一時看不清聲音從那裡來。在漸漸熟悉劇場燈光和舞台上陳設和人員散落位置,看清樂手坐在椅子上演奏──只是椅子以各種可能方向擺設,也就是從水平視線看過去,樂手是躺在地上(坐在椅子上)。舞蹈秩序宣告打破所有向度,請調整你以為的前後左右、舞者、樂手、演唱者等身份。
 

第一個會心微笑

「搖滾教堂」演唱者唱著南管曲調,舞台上其他人狀似不經意聆聽,還有人拿出他的手機或平板電腦;隨著歌曲發展,台上聽歌的聽著入迷,隨著樂曲舞動身體。這裡,舞台上呈現的是一夥年輕人唱歌(南管曲調),盡興地聞樂起舞,而舞動的樣態如同隨搖滾樂扭動身體的反應。
 

入戲

「南管論多元成家」。在字幕引導下,觀眾看到台上兩名演唱的女子借梨園戲《朱文走鬼》中的人鬼對唱台詞:「你我不是郎君娘子,也不是才子佳人」、「人與鬼相戀相愛」轉到「佳人與佳人,也不能做家人?」冷不防地,台上舞者像控訴般質疑:到底是這樣的結合不道德?還是任意拋棄不道德?

 

《慢搖滾》是林文中舞團首度入選兩廳院台灣國際藝術節(TIFA)的作品,2014在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首演,可看成是《小南管》的續集。沒看過小南管,也可以跟我一樣,以全新眼睛看《慢搖滾》。八名表演者在75分鐘舞作當中全─都─在─舞台─上。他們不論是手執樂器當道具:簫由兩人頂在額頭間、二弦放在跨下像騎馬、或演奏樂器,在椅上上下,或兩兩各自擁抱,男女表演者vintage風時裝氛圍(兩名主唱林雅嵐的明暗條紋裙韓流服飾和魏美慧的大領寫意個性設計除外)烘托出時下特定年輕人的生活情調。有點虛無、談論婚姻愛情世俗價值、愛情需要等待或要積極追求。受愛情禁錮,女求男不得,原來男男愛。自然也有女女愛或不愛。人與人不停周旋,按捺的情緒或肉體的渴望不見得找得到出口。

音樂是重要軸線。台上有南管,舞作說明:「源於數百年前的南管古音本是古人的搖滾流行,「忘我」則是它的搖滾精神,寄幻想於現實之不能,一如用流行歌對話這個世界。」林文中把音樂向限延展到現代,李世揚鋼琴獨奏確定表演者的現實心理狀態,他還玩起當代音樂的實驗性聲音。台上一段齊唱搖滾象徵伍百的歌曲,其中「一顆寂寞的心的愛,一個還在等待的愛」歌詞,呼應台上的愛情故事線。

南管不是無法撼動的文化符碼,像這樣在一群年輕人當中自然彈唱、也談也唱,不也是很自然的風景。

《慢搖滾》應列入舞團舞作目錄(repertoire),帶到外地演出。這次在傳統藝術季演出的結尾方式讓人好奇,林文中是依演出場合設計尾聲,還是思索亙古的愛情和慾望習題,終究迷惘。

 

附註:《慢搖・滾》應邀在台北市傳統藝術季演出,演出場地中山堂光復廳是個很漂亮的宴會廳。不過觀眾席全同高度,在這個有許多地板動作的舞作行進中,第3排以後觀眾便得不停在視線空隙間尋找舞台視野。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