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魚刺客的海洋文化討論講座後記--拉黑子的海岸漂流小故事
分享 | 瀏覽數: 466
|

魚刺客的海洋文化討論講座後記--拉黑子的海岸漂流小故事

Author: 切拉古, 2015年04月19日 14時28分

在魚刺客的海洋文化討論講座過後,忍不住跟Stone Lee爐主抗議了ㄧ下「女人隻身走在海邊是普遍不太被適應的事情」這個說法(原文有點忘記,但差不多是這個意思),可是我幾乎都是自己一個人去海邊的啊!繼上次被「現在沒人在用木桶了」ㄧ句話被排除在人類範圍區外(我浴室就有一咖),我竟然也被排在女人群組外了嗎嗎嗎嗎嗎?實在太不甘願了啊!

的確僅管身為安平人,明明走沒幾步路就是海,但我的成長過程是沒有被鼓勵靠近海的。可是隨著年紀增長,某種不明激素的猛爆性分泌,少女情懷能被壓抑嗎你說?為了維持身心的健康成長,在那逃避算微積分的日子裡,我養成了漫步在沙灘上若有所思的看夕陽(幻想有人手牽手)的能力,到了花東之後也是一個人默默的在加母子灣都蘭灣這些類地方舉行「一個人」散步(畢竟走不快),或以很難區分是不是溺水的姿勢自學游用,甚至(自以為)夜間探險的活動。所以......怎麼能夠啊!!!!(看在我今天還特別穿低胸洋裝把胸部拿出來用的份上)不要剝奪我的女人權啊!!!
話說人家阿嬤(拉黑子的媽媽)七老八十了也都還是「一個人」去海邊撿貝殼海菜的啊!請大人明查!(擊鼓聲冤,順便為即將到來的龍舟比賽做練習)

然後我就忍不住要說ㄧ段拉黑子在做這件作品過程的一個小插曲

在進行「線」這個作品時,拉黑子找了一個比較晚期回部落的部落年輕人一起執行(至於為什麼一定要找部落人,我想跟年齡階級的傳統培養出來的習性很有關係),那時後同時有好幾件作品在進行,常常兩個人拿著不鏽鋼線在工作室當織男(不用覺得娘,部落裡編網補網本來就是男人的工作)

編網說好聽可以培養耐心,事實上就是很枯燥的活兒,而且一來拉黑子是「大哥」,再來這個年輕人跟拉黑子也沒那麼熟,所以要不是年輕人帶了ㄧ捲港口老歌精選天天播放,整個畫面說有多悶就有多悶。偶爾悶到極點「口傳」的基因就得拿出來用用,講點故事潤滑一下,順便也幫離鄉太久的年輕人回補一些部落魂,然後有一天拉大清清喉嚨就開始了.......

「咳...嗯....你記得你啊公嗎?他以前是部落裡很厲害很厲害的人,又會補魚又會打獵,武功超級高強。」部落哪人不是海王子啊?ㄧ開始年輕人還恍神恍神,聽不注意

「可是你ㄧ定不知道他最厲害的是什麼,他最厲害的地方,就是他的fotol很大!」

啥啥啥?!不知道阿美語的請自己去問,我之後再來舉辦有獎徵答。聽到這邊年輕人也無法把拉老人家的碎唸當成背景音樂,只好放下手邊的工作認真聽起來。

「對,很大,非常大。」拉黑子拿出他最誠懇的表情,再加強了一下語氣。

「因為他是很厲害的勇士,每年東北季風來,他一定會走到很~~~~遠的地方採海菜。(請使用阿美式拉長音發聲法)」

普及一下知識:海菜長在礁岩上,越遠的礁岩就越危險,至今每年因為採海菜被海浪捲走的多有人在,可是無論如何,勇士們還是不會畏懼往前的!

「怕把衣服弄濕,你阿公都會把衣服脫掉只剩下一塊兜檔布擋在前面,就去海邊了。」

特別注意,那年頭對身體的裸露並沒有那麼被緊張兮兮的看待,肚腹永遠是第一要務。(故事說到這裡請容我邀請大家一起大聲呼喊呼喊「Viva!Free the nipple!!!!!」laaaaaaaa)

「每次你阿公去撿海菜,就會有一排婦女跟在後面ㄧ起揀。撿海菜的時候我們不是都會在心裡數著浪嗎?大浪五小浪三,知道大浪要打上來的時候,就要把腳舉起來,這時後後面那排婦女就會很驚嘆的[Wata.....你看那個fotol.....],又或者會興奮跟在後面竊竊私語[你看那個fotol滑過海菜留下來的路,好柔軟啊!]、[不知道等一下會不會有fotol漂過來.....]」

總之就是諸如此類對fotol無盡的禮讚,當阿公把腳放下穩住大浪沖刷過的身體,婦女們也驚嘆的差不多的時候,浪頭也走到婦女的腳邊了,這時後,就換婦女們把腳抬起來了。而這身體順著海浪彎腰抬腿的節奏,也就成爲ilisin上百看不厭的舞了,最厲害的勇士,一定也有最美的舞姿。

從這個故事讓我知道,海,是餵養是樂音是舞,也是動情激素的分泌處,但我所聽到的這分海洋經驗的確是跟今天討論的很不一樣。於是乎在展場上看到黃志偉老師那春色無邊的畫作,我完全沒有感覺到放在海洋議題的展覽有什麼違和感啊!完全搭!XD

不過話說回來,口傳的故事常常會因為聽眾群的不同而任意更改主角,在此我也無法肯定故事中的fotol達人究竟是不是該名年輕人的阿公,爲了保護當事人,避免太多人去翻看人家的褲檔檢視基因遺傳的可能性,在此,我就不公布該名人士的真實姓名,避免造成人家女朋友的困擾啦!

以上,謝謝各位。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