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從「小」解放的《長河 》,流向「大」海
分享 | 瀏覽數: 1014
|

從「小」解放的《長河 》,流向「大」海

Author: [2014 特約評論人] 貧窮男, 2014年10月24日 01時02分

評論的展演: 林文中舞團 2014溯行未來的舞蹈逆旅《Long River 長河》— 身體 是最長的一天

圖版提供|林文中舞團,攝影|陳又維

這一次編舞家林文中徹底從「小」解放,展現了「大」的企圖,與更廣的可能性。

格局上這是一支抽掉抽象敘事的瑪莎葛蘭姆風格的現代舞,但細節與底蘊,卻是從累積多年的「小」衍生出來,身體在小空間之中最大可能的動作,身體每個可能扭動的關節或軀體都發揮出作用,也融入了BT JONES的「頓」,企圖在同的現代舞風貌下,展開一種新語彙的可能。

舞作的開始,三男四女正面背面交錯相連,以手肘關節與手腕關節彼此連結成如河般的直線,與不確定性的流動感,七人之間的鍊結,如同化學分子式,有些呈現穩定結構的狀態,有些浮動快要疏離,但七人的集體起伏牽制,不斷形變躁動,但之間的鏈結依然保持,只是肘腕關節可能換成頭與手的連接等等拆解,同樣以七人為一體的肢體,建構在「小」的基礎上,只是整體漂浮在空間中有了移動的軌跡。

如化學反應般的排列與結構,在一定規則的運作下展開了多層次的變化,直到有元素開始脫離群體,卻又因為慣性使然,不斷在重組游移重組散開之間變化。脫離母體的分子,繼承了母體的規矩,卻又各自滋長,在收放之間的拿捏,一來一回之間玩出變化,隨著音樂的漸快、加強,雙人舞、獨舞之間,同樣在身體每個可以扭曲的機關中實踐動作的可能。

但也如同化學反應的不可逆,分開的個體如同加熱過後的分子一般,如脫疆野馬一般,將上游的冰雪帶至大江大河上的波濤洶湧,長河也一如人生的不可逆,也許途中暗潮洶湧,也許壯闊奔騰,也將歸於平靜。

整齣舞作的配樂,有古琴有鋼琴,有雅樂有室內樂等中西混搭的現代音樂,舞者動作上有著東方的身體西方的技巧,視覺上有著低限的極簡,烘托動作的繁複與磅礡的場面。

編舞家林文中擺脫了「小結」、「慢搖滾」的實驗,以流暢類雲門的風格與架構,又偷渡了自己擅長玩弄身體關節的語言形式,展現了大小作品都能游刃有餘的實力,同時也呈現了當代編舞家的困境,創新與實驗能夠一鳴驚人嗎?要兼具傳統大腕的風格又要創新摸索出未來的潮流,或是開創新的道路,這一代的編舞家要更有智慧面臨新時代的挑戰。

相關評論

身體串起的流轉—評林文中舞團《長河》 --- 趙綺芳

第十三屆台新藝術獎 年度五項得獎作品揭曉!

忘了把故事留給時間──林文中舞團《長河》 [2014 特約評論人] 薄光

像蟲一樣活著:2014年林文中的兩部舞作,「慢搖滾」與「長河」 --- 郭昭蘭

第十三屆第四季提名名單 --- 陳漢金

破而後立的「長河」 [ 2015 特約評論人 ] 何定照

第十三屆台新藝術獎大展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