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慢慢滾的《慢,搖滾》
分享 | | 瀏覽數: 1052
|

慢慢滾的《慢,搖滾》

Author: [2014 特約評論人] 貧窮男, 2014年04月04日 02時30分

評論的展演: 2014 TIFA-林文中舞團《慢搖‧滾》

原本還餘韻於《小結》之於「小」系列終結的波瀾之中,沒想到文中又立刻推出新作品《慢,搖滾》,而新作品與「小」系列能完全切割嗎?還是從中衍生出什麼?也成為我觀舞時最主要的疑問。

 

毫無疑問的,文中的作品是充滿著紀律與嚴謹,就如同舞作的命題一般,一開始的「小」,是設定好規則,劃地自限,讓空間來緊縮動作,舞者的動作並未因為空間小而放慢放緩,卻在那侷限的空間之中,玩出了極大的張力與可能。

 

這次的命題《慢,搖滾》,看來衝突,文中卻借南管來演繹搖滾,搖滾的精神為何?搖滾年代衍生的大麻次文化,大麻舒緩對時間產生錯亂感,同樣的一秒鐘,在大麻的效應下悠悠緩緩成五秒或是十秒,在時間感延遲下的搖滾音樂,成為一種美好的救贖,慢與搖滾並不衝突。

 

南管有沒有可能成為搖滾?在舞作一開始,舞者蜷曲於地上,躺著玩弄南管樂器,一笛、二南胡、三三弦、四琵琶、五拍板的音樂結構被玩成了現代音樂般的打擊樂,或如吉他般的手持琵琶;南管節奏頓點吐納換氣,成為動作的拍點,如果將畫面快轉兩倍或四倍,那樣的節拍也許成為電音或搖滾節奏,成為舞池中的群魔亂舞。

 

一邊玩著音樂的解構,一面又玩著身體即興的結構,舞作透過一段段的樂曲或音樂,建構起舞作的秩序與章節,透過一段段音樂質感的設定,即興交織出每一段落的風格與特色,這也成為當代編舞慣用的手法與技巧,音樂的選擇與段落結構的設定,便成為舞作走向與結果的最強烈因素。

 

舞作中也玩出了文本的企圖。每一章節中也許是南管的故事選曲,也許出現美江呼應時事的多元成家,或是伍百的歌詞等等,都在呼應一個愛情的主題,那悲亢的慘烈的殘缺的愛情,透過舞者錯身、重複、隊形、語言上的變化、粗暴的動作都傳達出那愛情的不圓滿。

 

雖然舞台已經放大到全部的實驗劇場,「小」系列已經告別,但那個侷限性也好像在動作上被繼承下來,,即使舞台空間被放大,那細碎頓點與Bill T. Jones近年的動作細節呼應與一致。

 

全部八九名的舞者與南管樂師幾乎全場都在舞台上,樂師與舞者共同跳舞,不分軒輊,與《小南管》音樂與舞蹈分開的狀態完全不同,樂師成了舞者,舞者有時也得撥弄樂器或唱歌,南管看似音樂的主軸,其實大多數已經解構,歌者的人聲韻味成為《慢,搖滾》的精神與主旋律。

 

凝結「小」系列的五個作品,慢慢烘焙出的風格,《慢,搖滾》以此為養分,讓我們逐漸捕捉到編舞者林文中的興趣與好惡,卻捉摸不定那多變的創作命題,也成為對下個作品的期待。

相關評論

邁向南管的解構與顛覆之旅 TIFA林文中舞團《慢搖‧滾》 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 [作者/林亞婷]

像蟲一樣活著:2014年林文中的兩部舞作,「慢搖滾」與「長河」 --- 郭昭蘭

一場相逢卻不相識的樂舞對話: 評《慢搖·滾》 --- 趙綺芳

複調之舞:身體、音樂、文本的三重結構《慢搖.滾》 --- 紀慧玲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