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邁向南管的解構與顛覆之旅 TIFA林文中舞團《慢搖‧滾》
分享 | | 瀏覽數: 800
|

邁向南管的解構與顛覆之旅 TIFA林文中舞團《慢搖‧滾》

Author: 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 [作者/林亞婷], 2014年04月02日 16時27分

評論的展演: 2014 TIFA-林文中舞團《慢搖‧滾》

原文刊載於4月號文化快遞「快遞藝評」,「快遞藝評」由「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與台北市文化局「文化快遞」合作多年,針對近期台灣表演藝術類藝文活動,提出專業評論,讓讀者看見台灣表演藝術的多面向議題與探索。

 

作者/林亞婷
圖版提供/林文中舞團 

《慢搖‧滾》是林文中舞團繼2011年推出的「小系列作品」第4號《小南管》的延續,從其英文名稱「Small Nanguan 2」就可以清楚得知。

南管成為創作發想

3年前的《小南管》,是藝術總監林文中首度請南管樂與梨園科步的專家前來為團員授課,介紹與訓練這源自福建閩南地區並在臺灣流傳的傳統樂舞。透過其工尺(樂)譜,泉州話的發音與唱腔,以及細膩的手勢身段等等,在演出中以初學者對新題材的發問與探索,作為演出的形式。後來這幾位南管樂師與梨園科步的表演者(其中不乏和推廣與創新南管的江之翠劇場長期合作者),也參與了演出。而舞蹈科班出身,近年鑽研南管樂舞,並協助林文中這兩次創作的林雅嵐,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其實,林文中更早在2009年5月的「小系列作品」第2號《情歌》裡,就有一段以南管樂搭配現代舞蹈語彙的「望眼欲穿的情歌」,選用「《西廂記》中的『望明月』,描述張君瑞月夜思念崔鶯鶯的中國民間曲調」,其他段落的曲目,還包括歌劇、崑曲、西洋古典音樂、民俗音樂、以及國語流行音樂中的情歌。在規劃好的攜帶輕便微小舞臺(也就是「小系列作品」名稱的由來),由訓練有術的舞者,隨著動人的情歌,舞出結構精密的編排設計,獲得廣大觀眾的共鳴與喝采。同年11月,林文中在他母親蔡麗華創辦的台北民族舞團《舞語台灣》節目裡,選用著名南管演唱者蔡小月的歌曲,在新編的小品《湖映‧葉落》裡,刻劃他理想中的中國傳統婦女之古典美德。可見這位編舞者對南管的喜愛,企圖將南管樂與現代舞結合。

演出結合傳統與現代

但從這次作品名稱《慢搖‧滾》,也可看出編舞者林文中想將節奏緩慢的南管和西方流行的搖滾樂做聯想。他邀請近幾年和舞蹈合作成績斐然的「卡到音」即興樂團鋼琴家李世揚參與音樂創作與演出,再加上4位舞者(含林文中)和4位南管表演者(含林雅嵐),完成這次9位不同背景演出者的跨界組合。

觀眾進實驗劇場時,木椅與樂器,散落舞臺,甚至懸吊空中。趁燈暗,表演者就位,躺在不同的樂器或道具旁,由身穿鮮紅色長褲的林文中開始緩緩甦醒,漸漸彈撥琵琶,舞臺另一邊的林雅嵐也開始蠕動,再輪到第3人在地上滾動,逐漸將手中的二絃拉出聲響……。就在表演者將樂器轉換成各種另類kuso功能之後(例如三絃變成掃射的槍桿,等等),舞作就這樣展開,邁向南管的解構與顛覆之旅。

接著,節奏加快,表演者們集中,就在全體搖擺身體到彷彿在夜店high翻天的忘我境界時,突然間,有人以閩南語喊出:「燒毀」,氣氛瞬間切換。分為10段的節目,進入最引人入勝的第3段:南管論「多元成家」。這段改編自梨園戲代表作《朱文走鬼》(內容關於一場膾炙人口的人鬼戀傳奇),主要由當年參與江之翠劇場和日本舞踏導演與演員跨界合作的2007年台新獎得獎作品之表演者──魏美慧和林雅嵐──擔綱。此段對白文字,有字幕投影,否則恐怕多數觀眾無法理解。畢竟南管對大部份當代人而言,是相當遙遠與陌生的演出形式。但連結時下討論熱烈的議題,就能拉近觀眾嗎?

後面幾段,雖然可看出全體表演者運用南管與梨園戲的基礎(例如:工尺譜術語,與源自傀儡似關節提領與頓點的身段),但精緻度不夠,無法表現此古典技藝的優勢。第7段:等待的愛,或許因為唱起伍佰熟悉的《夏夜晚風》情歌,較有共鳴。其中呈現幾對情侶般的挽留與拉扯,直到對象交替出兩男之間的親密依偎,肯定世上同性之間的戀情。不被祝福的愛情,向來是許多經典戲碼歌頌的內容。《慢搖‧滾》也想探討此議題。但是交代這些情節時,大部份仰賴表演者突兀的臺詞:例如,「愛情使人忘了時間;時間也使人忘了愛情」(由文字工作者林乃文協力創作)。

結尾時,雙雙對對的倒回地面,彼此相擁相抱,唯有林文中獨自一人,坐在旁邊椅子,低頭哭泣。結尾時,背對觀眾,起身脫掉上衣與長褲,全身赤裸,抱起琵琶,步出舞臺。這個舉止,令在場幾位年長的觀眾不置可否,但也聽到年輕觀眾表示肯定;反應非常兩極。

賦予傳統新生命

近年來,不少劇場工作者,想運用南管豐富的傳統形式,加以創新。2012年在地實驗媒體劇場,邀請臺灣梨園樂舞專家吳素君參與機械操偶的《蕭賀文計劃》。而2010年左右,江之翠也和著名義大利導演──歐丁劇場的尤金諾‧芭芭(Eugenio Barba)進行工作坊,嘗試將南管與梨園戲以現代生活的經驗切入,重新賦予新生命。筆者當時有機會觀察排練過程,對導演以及演員們(包含本次參與《慢搖‧滾》演出的幾位),將南管推向另一個可能性的勇氣,相當佩服與肯定。但畢竟他們對南管擁有多年的底子,可以在那基礎下,進行實驗。

林文中這次似乎被自己設定的條件困住了。想要讓樂師與舞者共同演出的理想,其實反而抹滅了他們原本各自擅長的技藝,而凸顯他們不純熟的一面。這與他自己以往編排解構複雜的舞蹈風格,非常迥異。或許經過去年的《小結》,林文中改變創作路線,回歸原點,褪去繁瑣。期待他的下一個作品可以找到平衡點。

相關評論

像蟲一樣活著:2014年林文中的兩部舞作,「慢搖滾」與「長河」 --- 郭昭蘭

慢慢滾的《慢,搖滾》 [2014 特約評論人] 貧窮男

複調之舞:身體、音樂、文本的三重結構《慢搖.滾》 --- 紀慧玲

一場相逢卻不相識的樂舞對話: 評《慢搖·滾》 --- 趙綺芳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