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漂浮冰咖啡與王建浩個展
分享 | 瀏覽數: 600
|

漂浮冰咖啡與王建浩個展

Author: 李明學, 2014年03月26日 14時24分

評論的展演: 啊!那不就好棒棒! – 王建浩個展@VT Artsalon 非常廟藝文空間

圖版提供|VT Artsalon 非常廟藝文空間


王建浩:請給我一杯八分滿的漂浮冰咖啡,比一般微糖再多一些些的甜,少冰之外,不要加太多的巧克力醬,謝謝。

老闆:好的,馬上就好。只要再等五十分鐘。

王建浩:啊!那不就好棒棒!

……………………………..

王建浩在VT 非常廟藝文空間的展覽,試圖在多種語彙的交叉呈現,給出一道冷眼旁觀的超然態度,並以這種位置作為一種介入藝術的姿態。作品帶有矛盾又無可厚非的幽默,以及那一絲絲一笑置之的無所謂。誠如創作者打趣的說,「如果在這展覽中,你不想動腦,就負責笑一笑吧!」但總體而言,整個展覽,並不是以某種事不關己或漠不關心的面向出發,但同時也沒有意圖去揭開世間偽善的憤世嫉俗,王建浩似乎比較想找到社會事件中的缺口,吐納他所發展出的輕盈呼吸法,以此作為某種消極抵抗, 把複雜的政治,有意無意的轉化為看似美好的藝術提問。比方在作品《路平專案》、《不能開機的夜晚》、《暴雨過後》中,創作者以繪畫的方式,把生活裡新聞事件轉化,以簡單的色塊去符號化無力介入的政治殘酷,與其說是將事件以美感經驗將其粉飾太平,這看似極簡的繪畫,更有涉及常民性的政治關懷,包含著如何同時重視且輕輕放下的美學態度。另外,在《美術館遊客/平均每人花兩秒/欣賞一件藝術品/花八秒鐘/閱讀牆上的文字》、《控制》、《拉力賽》等作品中,某種辯證式的邏輯思考,發生在創作者所謂「不停游移的A、B點之間」,舉例來說,如果A點意指一般牆上不屬於作品的說明牌,就某個層次而論,B點在此可以是相對于這個概念上的圖像或雕塑,在這個前提下,當觀者閱讀著美術館遊客平均每人花兩秒欣賞一件藝術品花八秒鐘閱讀牆上的一串文字時,這張平放於桌面以書法字呈現的硬卡紙是什麼?同樣是文字,因為字型,因為位置等,這串字就這樣自然而然的好像變成了作品,同時置入性行銷的混雜在整個展覽中身兼著解釋的成分,因為展覽的牆上其實並沒有所謂的說明牌。閱讀文字所產生的思考路徑,正藉由這樣的思維邏輯,產生令人玩味的轉折與迂迴的提問。在《控制》與《拉力賽》中,靜態形象方式所呈現的作品,引發出的是觀者對未來時空中力學作用於不同方向的推論,動靜之間產生莫名的制衡與不知所措,進而回應創作者對其作品命名的寓意。除此之外,以語言意向做為創作路徑,可以在其繪畫作品中將國道「梅花」直譯式的呈現,以及一些外國人將泰國與台灣在發音上所產生的誤解作為發想中看見,因為口語對話間所造成的語意偏差,反倒是轉喻式地連結成無關文字概念的圖像繪畫。此外,到處傳道兼打掃的《瑪麗亞》,也在這種文字視覺化連結中,圍繞著展場書寫著似乎不關於愛情與宗教的自由敘事。而《Landscape》系列的影像,則呈現出生活中被忽略細節的某種放大,透過創作者突然回眸一眼的閃光,將各式各樣的資訊,環境中的脈動,借力使力的在多點不同位置進行反芻與呈現。總體而言,整個展覽在沒有一致風格的散彈打鳥操作之下,一道道地軌跡相互交織成一面網,創作者並不試圖去捕捉自由,而是不斷的將網子丟出去,借此找到自身的自由,透過這種荒謬逼出那偽裝成本質的本質。

……………………………..

冰咖啡:冰塊開始慢慢的融化而漸漸消失,冰咖啡懷疑自己是不是一杯冰咖啡。可以確定的事,這杯飲料在陽光下好漂亮。

 

圖版提供|VT Artsalon 非常廟藝文空間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