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術動態 / 「壞狗狗」蔡瑞恒個展
收藏本頁
分享 | | 瀏覽數: 35
|

「壞狗狗」蔡瑞恒個展

「我想成為一隻狗這件事,和我覺得狗和我自身處境有著異曲同工,相互矛盾了吧。」 ── 蔡瑞恒

主辦人/單位: Telling Arts 疊藝術
活動類別: 展覽

首次展演日期: 2017-12-16    結束展演日期: 2018-01-21
詳細時間說明:
2017/12/16 (六) ~ 2018/1/21 (日),13:00 ~ 20:00。

活動地點:Telling Arts 疊藝術

地址:台北市信義區光復南路415巷40號

關於展演:

「壞狗狗」蔡瑞恒個展 
展期 | 2017 / 12 / 16 - 2018 / 01 / 21
開幕 | 2017 / 12 / 16 (六) 下午3時
地點 | Telling Arts | 疊藝術 台北市光復南路415巷40號(捷運國父紀念館站)
開放時間 | 星期一至日,下午1時至8時
特別感謝 | 私藝術空間負責人陳泓鑫先生
(本展覽響應環保,謝絕花籃)

「曾養過一隻臘腸狗,每次看到牠過著吃飯睡覺散步的日子,狗一般單純的生活著,我很忌妒。為什麼牠可以這麼爽。 

就在牠離開我後,除了對牠瘋狂的思念外,也開始思索我和狗之間的分別。為何人們常說活得和狗一樣、累得和狗一樣。那牠是否也曾企圖改變些什麼我的掌控? 或是我造成牠壓力時,又做出了什麼樣的宣洩和表示呢。 

我一方面忌妒我的寵物狗過著單純的狗日,另一方面又覺得牠其實也和人類一樣卑微,被規定著散步的動向、能吃的食物或是交配對象等。當感受到上對下的壓力卻又無力完成改變時,便會做出各種『主人』所認定的『壞事』來舒緩。感受到牠的生命和我的工廠經驗好似一樣。面對壓力和自己無力達成各種要求,焦慮和不安彷彿自己就像隨時都要墜毀的飛機般。為了消彌這樣的不適應,在創作的工廠世界內做點小奸小惡、無傷大雅的遊戲,企圖以幽默和自嘲方式對制度製造些許的斷裂和混亂,卻又不至於改變些什麼。因為制度是如此的龐大,而他們的搗蛋又是如此的渺小。被規則帶著走,只能於制度內進行宣洩和小搗蛋,卑微且不企圖撼動些什麼。 

我想成為一隻狗這件事,和我覺得狗和我自身處境有著異曲同工,相互矛盾了吧。 我和狗的身分交織混雜,成為狗但好像又沒什麼改變。尷尬混亂的狀態讓我創作出模糊不清的狗型,長得像我,既是狗又像豬又像人的。」 ── 蔡瑞恒


文/陳泓鑫 (私藝術空間負責人)

匈牙利學者盧卡奇·捷爾吉(Lukács György)從馬克思的論文中推衍出物化(thingification)的觀念,認為人在資本主義社會下,須把個人當作工具使用,成為可控制、分解、操弄、交換、消費、生產…的東西,進而得到身為勞動工具的報酬。 

當代人類的物化採取了商品化(commodification)的形式,人們用商品化來改造自身,更便利了物化的深度、速度與強度。時至今日,人們已不能完全控制自身的物化,物我、人我關係遂成為所有人文領域的一大討論主題。

蔡瑞恒大學工業管理系的背景讓他有深刻的物化感受。也因此,探討物性文明下的個人主體性及人性,甚至尋找自我,成為他一貫的創作脈絡。

在本次「壞狗狗」的展覽中,蔡瑞恒筆下的狗,明顯有著擬人論(Anthropomorphism)的思維。蔡瑞恒畫的人像自己,畫的狗又像他筆下的人物。總是帶著遲鈍鄉愿的笑意,像個憨傻的大孩子。這使他的作品不僅是生活的片斷書寫,更具有肖像的深度。

當代的生活情境已不可能擺脫物化、商品化,相對個人主體性的失落更加顯著。自我的缺失、都市生活的疏離孤獨、晚婚與未婚、少子化等,讓人不自覺地移情與孩童相似的寵物。因為寵物在人心中除了是永不背叛的親人,更是物性文明生活下的人性失落補償,維繫生而為人的一絲想望。

以壞狗狗之名,我們或者能從展覽中嗅到一絲賣萌但不萌的故意,畫人反類犬的裝瘋賣傻。蔡瑞恒透過創作,鋪展開一段針對現實的「不反抗運動」。藉著荒謬來反應世界的荒謬;藉著不相信來獲得尊嚴和理性。如此,才能堅持著潮流中那渺小的自我。

喃喃自語、機靈而又孤獨的批判性...,敏感的個體靈魂。如果你對蔡瑞恒畫中的憨傻有所共鳴…,那或許你也是當代社會的狄奥根尼(Diogenes)。當大人物擋住陽光時,自己默默的走開不就好了?

費用說明:

活動聯絡電話: 02-87869211    活動聯絡人: 林小姐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
« 2017 十二月 »
month-12
27 28 29 3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展演資訊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