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身心靈快藝通 / (080靈)通話藝術家 / 許家維:當鐵甲元帥變成藝術指導
分享 | 瀏覽數: 1895
|

許家維:當鐵甲元帥變成藝術指導

Author: (080靈)通話藝術家, 2016年03月28日 18時53分

文|李柏瑜 
圖版提供|許家維

 

Q1__如何定義身靈?
A1__這三個字會讓我想到奧修那一類的東西。我完全不理解這三個字,但因為我很鈍、很空,所以一些奇特的經歷反而容易進到我生命來。

Q2__藝術和身心靈的關係?
A2__可以是創作的一種媒介、方式。

Q3__你認為藝術創作有療癒的功能嗎?
A3__就創作者而言,我自己沒有被療癒感;但就欣賞者而言,應該是有吧。 

Q4__對想走入藝術創作追求身心靈體驗的人有何建議?
A4__如果是欣賞藝術,我會建議把自己放空一點,不用有太大壓力,不喜歡的就不要看,看喜歡的就好。在欣賞的過程中,也不一定要看懂,享受這過程即可。

 

謝戲酬神是民間信仰裡重要的一環,但是由神明欽點想看的戲碼,並指定由祂的子民演出,這狀態真可能發生? 

2011年藝術家許家維以錄像作品《鐵甲元帥》記錄馬祖北竿芹壁村居民與當地民間信仰鐵甲元帥對話、起乩的過程,因而入圍首屆亞洲藝術大獎。2014年他再度應國光劇團之邀,前往芹壁村拍攝村民為了完成鐵甲元帥心願,放下自身工作練戲,排除萬難從素人走向京劇演員的過程,剪成40多分鐘的紀錄片《御甲戲園》。 

從錄像藝術走向當紀錄片導演,還獲得鐵甲元帥允許,拍下超意識世界的影像紀實,許家維說一切都是因緣巧合。

他自稱自己是麻瓜,天生沒有任何感應靈力,但也因為如此,沒有設限的狀態下,空間就大了,「我很鈍、很空、很不敏銳,不是那種自我意識強烈的創作者,所以這些奇特的經歷反而容易進到我生命來,進而有了一連串的巧合,完成創作」。

雖是麻瓜,但是這樣子不可思議的事情卻讓許家維遇上了,他說:「人生到現在最神祕的經驗就是鐵甲元帥了。在開拍前,眾人說要請示祂,我以為只是拿香拜一拜,但是沒想到全村的人都來了,可見大家的生活重心就是元帥,然後神轎也真的開始晃了,在桌頭上開始寫字,這樣子的過程讓我非常震撼,我以為只是像一般拍戲前的拜拜,沒想到是如此深度的儀式」。

 

不敢輕忽 卻也心存懷疑

純樸的芹壁村民篤信鐵甲元帥,因為元帥的靈驗事蹟不勝枚舉。相傳祂是青蛙神,愛喝酒也愛看戲,來到芹壁村,護祐著居民一代過一代。 

「不是做做樣子,元帥真的在影響居民的日常生活」,在神與人的互動中,最讓許家維印象深刻的是居民經常受到元帥的嚴厲處罰,「我一直在觀察,有時候半信半疑,有時候又覺得是真的。比如元帥督促他們排戲非常嚴格,每排完一次就需要請示元帥意見;我也看到即使是抬轎寫字、傳達神明旨意的人,也不能免於被罰,總不會有自己罰自己跪的人吧!?」

許家維還舉了一個當地傳說,「多年前有個扛轎的村民,因為在路邊尿尿,觸犯土地上的神靈,元帥要他去道歉,但這個村民心不在焉,沒有確實執行,元帥就說: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後來這個村民有次出海遇上大浪,直接撞到岩壁過世。」

 

當鐵甲元帥變成藝術指導?

由於元帥自己非常愛看戲,對京劇語言非常熟悉,所以在居民排練京劇的過程中,祂幾乎是扮演「嚴師」角色,動不動就罰跪上一炷香,讓六、七十歲的居民們不敢怠慢地刻苦學習。但也因此,居民得以組成芹壁素人京劇團,能演出《秦香蓮》、《龍鳳閣》和《龍鳳呈祥》等劇目。

許家維說,他和元帥的關係,比較像是到了一個地方向當地老大「拜碼頭」,「元帥大都不會干涉我的拍片,但是我習慣拍到一個段落就買兩罐高粱酒去請示,跟祂報告進度」,有趣的是,他現在已和元帥「變成朋友」,「因為我現在知道跟祂溝通的『眉角』,祂見到我也更熱情了⋯⋯」

意外踏上與鐵甲元帥「合作」之路,許家維自陳儘管時有信與不信的掙扎省思,但更重要的還在於對「神聖意識如何介入居民生活」的思考。「這些神祕的宗教信仰,在現代人的眼光來看,或許是一種迷信,但是反過來思考,這不也是一種最為原始的,對抗、守護某事的集體心靈意識嗎?」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