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身心靈快藝通 / (080靈)通話藝術家 / 姚尚德:藝術與修行的接點,是面對人
分享 | 瀏覽數: 4041
|

姚尚德:藝術與修行的接點,是面對人

Author: (080靈)通話藝術家, 2015年07月17日 18時45分

文字|鄒欣寧
攝影|
謝承佐
 


Q1__如何定義「身心靈」?
A1__就像生活跟創作不用區隔,身心靈也不用特別區分。但,不是只有人類才有身心靈,萬物都有。

Q2_劇場和身心靈的關係?
A2__如果你愛好劇場,你和劇場之間就會因為「愛好」牽出一條線,帶出一個時空,對我來說這個就是身心靈。你不可能身心靈缺一地去愛好劇場或任何一件事情。

Q3__你認為藝術創作有療癒的功能嗎?
A3__有啊,可是,一講出來就沒有了。

Q4__對想走入藝術創作追求身心靈體驗的人有何建議?
A4__去身心靈中心會不會比較快? 

 

姚尚德剛出版的《小丑不流淚》中,固然有不少我們玩笑稱為「怪力亂神」的經驗談,想找他聊聊表演與身心靈的關係,卻是更早以前就發芽的念頭。

那是某次看完他在街頭表演默劇後的訪談。他不經意提到了戶外表演者的敏感,不只及於觀眾,必須是全方位的對空間、人、物,乃至空氣的敏銳感知,並在接收當下拋出即時的回應。聽他信手拈來幾個例子,不免感覺,這種敏感恐怕不只來自默劇基本功的累積,而是種近乎通靈的稟賦。

當時想到「通靈」二字,卻不是感鬼應神的那種,比較傾向與藝術的靈性接線。不過,天人感應是無界線的,頻道接通,對象是鬼、神、物、空,也許並不那麼重要,重要的是:你帶回何種訊息,和那訊息以何種姿態繼續,活在現世?

起初,姚尚德對他接收到的訊息十分抗拒。打從娘胎起,他就與和尚特別有緣。除了書中寫到,他還未出世,就有僧人告訴母親,腹中胎兒有佛緣,「很奇怪,我從小到大一直遇到很多師父」,其中,又以三十歲前後,他從法國習默劇至返台的兩年間,一系列「僧道奇遇記」為奇幻之最。

「我的另一度空間,或說前世的故事,是這段期間透過不同的人拼湊出來的。」姚尚德從2006年的紫藤廬默劇課堂,一名沒來由闖入的藏傳佛教法師說起。陌生的法師前來搭訕,聊的是蔡依林和周杰倫,姚尚德卻聽到一臉淚濕,法師這才說,「我是為你而來。我路過外面,聽到你的聲音喚我,因此進來。」

為什麼偏是藏傳佛教的僧侶?回台前,陷入茫然不安的姚尚德曾頻仍接觸不同宗教與身心靈療癒,包括家族排列、new age,卻往往接觸到一定程度後,有所質疑而不再深入。藏傳佛教不在這些經驗中,姚尚德雖對自己的眼淚莫名,也沒細究。同年,他和友人拜訪一位按摩師父,對方卻不肯幫他按摩,直言「你的徒弟不讓我幫你按」。徒弟?這位通靈按摩師道出,姚尚德前世是修行者,有許多徒弟,但他後來離開徒弟,「這些徒弟已找你好幾世,想把你帶回修行的道路。」

按摩師且說,就算現在不出家,五十歲也一定會回去。聽完後,姚尚德心情非常不好。偏偏,隔年他先後遇到不同的通靈人告知類似訊息,或說眾多徒弟懷抱怨念守候,或說「我看見你是個喇嘛國王,因為將自己全然貢獻給子民而不快樂,最後獨自逃到印度,希望追求終極快樂而不可得⋯⋯」 

那段時間的遭遇太密集也太相近,不由姚尚德不信,但他極度不願接受出家的勸說,總用「透過藝術也能修行」來反駁。兩年後,種種玄虛的體驗,讓姚尚德自覺逐漸脫離現實,加上身體不斷小病小痛,最後他選擇斷然離開這場關於前世與通靈的奇遇。

離開玄虛,投入現世,姚尚德卻感覺兩者有著微妙聯繫,因雲門流浪者計畫而開展的「默劇出走」,正是關鍵的接點。「雖然說什麼藝術修行,可是我很懶惰,沒刻意做什麼,反而是這個計畫推了我一把,申請時沒什麼想法卻水到渠成,最後不只把我推向藝術,也推往更多群眾。」

姚尚德仍常想起自己有一群徒弟環伺的說法。曾有人建議幫他進行普渡,「但這些年,我在接觸世界時,隱隱有種感覺:只要我踏踏實實面對一個真正的人,身後虛幻的人就會減少一個。一旦我用真心面對一個真人,就感覺到有個東西離開了」。他用自己的方式,度化那些以怨念纏繞不放的虛幻魂靈。

「如果把藝術跟修行擺在一起,其實就是你怎麼面對人、怎麼處理人這件事情」,從玄虛學到的,不只是做人的踏實,姚尚德也把這靈敏的踏實擴大為對整個世界的關照,「不管是玄虛體驗或表演經驗,歸根究柢,那都是天、地、人合一的狀態。在默劇出走時特別明顯。在戶外做表演,別說跟人互動是顯而易見的,一隻狗過來跟你一起表演,雖然少見,也還是顯而易見。但有時你在表演中,身一轉,手一揮,一陣風咻地吹過,這美麗的巧合真讓你覺得,所謂的呼風喚雨、所謂的天人合一,這就是了。」

 「但『呼風喚雨』這種說法還是太以人為中心。應該說,那當下,天、地、人同時間發生了非常直接的連結,那瞬間讓我發現,我們是在一起的。當走到戶外,往往會發現,空間、人、事、物,都會呼應你。」

走過人生四十年,用十一萬字的《小丑不流淚》收納這段經驗後,對「五十歲必然人生有變」的預言,姚尚德不再如過往抗拒。「原來我的生命是這樣的。人說靈魂藍圖,有時真要等時間過了,才能看見過往這幾件事、幾個點是如何在藍圖上建構成一個美麗的圖案。」

「於是我開始非常期待,五十歲的自己會開創出什麼新的生命經驗(我想不會是變成師父)。而最終,到闔眼那天,我又會看見怎樣的畫面?」 

姚尚德一面說,眼睛一面放出微小的光。那一刻,我真的看見另一張不太一樣的他的臉。我想,那當是姚尚德五十歲的模樣。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